【Wondero】「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什麼?

文/Paul

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個什麼?

 

村上春樹在插畫散文集「尋找漩渦貓的方法(うずまき猫のみつけかた)」、「蘭格漢斯島的午後(ランゲルハンス島の午後)」裡出現的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什麼?為什麼今天為成為年輕人時尚的口頭禪?

為了確認日文原文的意思,我找到了網站《每日五分鐘日語》(之後簡稱《每日》),其整理了「小確幸」的來龍去脈:

1.小確幸是什麼?

每日》指出,以「尋找漩渦貓的方法」的文本閱讀得知,小確幸指的是「小而確實的幸福」。

2.小確幸如何運作?

「生活の中に個人的な小確幸」(小さいけれども確かな幸福を見出すためには多かれ少なかれ自己規制みたいなものが必要とされる」

每日》也翻譯了這村上春樹一行話:「想要在日常生活當中找到自己的小確幸,多少需要點個人規範。」

3.個人規範是什麼?

其文透過閱讀文章的Context,指出是「背離完全快樂主義的的生存邏輯」,以村上春樹自己為例,是「耐著性子激烈運動後來杯冰涼啤酒的感覺」。

4.小確幸與生活

在文尾,村上春樹講到:「そしてそういった小確幸のない人生なんてかすかすの砂漠のようなものにすぎないと僕は思うのだけれど」(要是少了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以文本脈絡可以看出,「小確幸」指的是,人的生活,若只為了消費而消費、為了成功而成功、為了鬥爭而鬥爭的生活,少了透過「自己規制」求出的「真快樂」,那人生不就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以上部份感謝《每日五分鐘學日語》的翻譯與整理,請大家去那邊逛逛,有不少好玩的構思。)

 

我原本對「小確幸」三個字很過敏,尤以看到許多認識的人,努力打工好多日,只為了買一台iPhone,理由是「小確幸」,這一類的事情繁多,讓我原先對「小確幸」很過敏。

 

但前日跟新夥伴Horizon開會時聊到,「小確幸」必須搭配當時的社會脈絡來看,其實背後是巨大的批判,而住在臺灣的我們難以理解的是,那是一個我們未經歷過的時代,那時的臺灣依然有著言論審查,官方意識型態是「反共抗俄」,並且由政府主導一次次的經濟發展,並且開始了九年義務教育。然而,在其他許多國家,卻是帝國主義騷動的時期。霍布斯邦所寫的「帝國的年代」所形容的世界,便是「1960年代」的親生父母,經歷一連串的革命、資本主義勝利、帝國主義國家互鬥的過程,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勝出,而傳統的歐洲帝國主義國家,透過經濟的結合避免赤化,開啟了後續歐盟形成之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灰燼上,同時長出了兩個看似矛盾卻一起茁壯的東西:革命與消費。

這便是臺灣未親身經歷過,以「馬克思語言」為主導的狂飆1960年代,世界上,在日本,那是個「全共鬥」的時代,在美國,則是主張「反越戰」、「打倒帝國主義」的時代。(不過這些人長大後是新自由主義的支持者就是了。)

(1960年代的美國,巴布狄倫被視為「叛逆」的符號。不妨一邊聽這首歌《Blowin in the Wind》,一邊往下繼續看。)

柯林頓年輕的時候玩過樂團(於是不知道巴布狄倫的布希顯得多尷尬),而日本於戰後,未經歷過戰爭的「團塊世代」展開了一系列反對安保條約的社會運動,團塊世代的有名政治人士好比安倍晉三。

安倍晉三

(此圖來自安倍晉三的臉書,這篇Po文結語是「暑假結束了,接下來全心全力投入為公服務當中」)

 

村上春樹有名的作品「挪威的森林」裡,可能很多只關注「愛情」的部份,但大家是否還記得不懂「為什麼非得唸些馬克思主義才入流」,女主角之一「綠」說過:

「因為我的頭腦不太好,只是一介平民。可是,支撐這世界的不都是平民嗎 ? 被剝削的不也都是平民嗎 ? 光講些平民聽不懂的話,還談什麼革命。 …那所大學的學生幾乎都是騙子,每個人都非常害怕讓別人知道自己有不懂的地方,而提心吊膽地過日子。…如果那算革命的話,我一定會因飯糰中只放酸梅而被槍斃的,你也一定會因了解假設句的用法而被槍斃 ! … 不管革命有沒有發生,平民都只能在安全的地方苟且偷生,…只不過政府機關換了個名稱而已」

關於這樣的時代背景,這一篇「我愛過的那個時代」在歷史上的整理,非常精彩,務必一看。

這是「全共鬥時代」裡的大事件:「新宿騷亂」跟「東大安田講堂占領」的記錄影片:

 

甚至到最後還有學生運動路線分岐,「赤軍派」展開了武力抗爭(以官方說法是暴動),「赤軍連」更有殘忍處理內部意見不合成員的情況產生,從反對「美帝」主宰日本,到「感嘆文化喪失、支持重修憲法」的三島由紀夫,至後來極端主義者的暴力(有些長輩跟我說臺灣的有些搞社運的人很「暴力」,但與「持機槍掃射」相比,臺灣的社運真的很難稱得上「激進路線」。)

另一方面在美國,社會運動多點開花,如之前提到在「從洛克到馬丁路德金恩」提到的人權運動,同時,戰後的美國出現了龐大的青年族群,他們一邊批判「打倒資本主義跟官僚!」,一邊享受著資本主義大公司的香菸,一邊追求各種代表解放的牛仔褲(Levis的業績在1964到1975年,銷售量增加了十倍),這些人當中,有人講求性解放,要求男大生自由出入女大生宿舍,許多的學生寫著標語「Make love, not make war」,儘管當時許多女性主義者並不認同這一類的『性解放』,如果對這段歷史有興趣。

當時教條主義的學運領袖班迪特(Daniel Cohn-Bendit)與杜奇克(Rudi Duschke)認為「除非用最後一名官僚的腸子把最後一名資本家絞死,否則不會有幸福。」,並提出在「資本主義中心」造反的口號時,在這樣的氛圍裡,想過不一樣生活的人,往往會被視為「異端」、「廢物」、「不合群」「主流份子」,甚至也不能問「這樣能改變問題嗎?」

 

在安部工房的「砂丘之女」裡,作為沒有面孔的教師為了尋找只有在沙漠中才找的見的昆蟲,來到了被砂吞吃的村子當中,因被騙而困在村中,終日以挖沙為活,「也沒辦法,不然村子活不下去。」村裡的長老這樣告訴主角,而後與主角同住的女主人不同努力工作,在無盡的勞動、被中央集權要求的勞動下,唯一要求的是什麼?「再多存一點就好了…要買收音機。」

 

這本書,在後來的東歐國家非常暢銷,因為在馬克思主義盛行之處,常容不下這些單純的希望。

「九月一到,我懷著期待學校化為廢墟的心情到學校去,但它卻毫髮無損。圖書館的書既沒有被搶走,教室也不曾遭到破壞,建築物也沒有被燒毀,我很訝異他們到底都做了些什麼。…當罷課解除,且在機動隊的佔領下,又重新開課時,最先出席上課的竟是帶動罷課的那夥人。就像不曾發生過什麼事似的,他們到教室來上課、作筆記、點名時也應聲,這可就奇了。…因為他們其實是害怕缺課太多的話會被當掉,這班人居然也來高呼大學解體,簡直太滑稽了。」    《挪威的森林》

 

然而,馬克思主義的失落後,面對的卻是物質至上主義的世界,以消費力成為衡量人的眼光,此時不禁去想:身為一個人,單純的活著得到的幸福,為什麼不能算是幸福?在追求馬克思主義卻失落的那一代,很多人想著這個問題,在資本主義大獲全勝的時代,還是沒有想出解答,而除了革命之外的選擇,難道只剩下用「消費力」當作人生的指標?除了教條主義式的鬥爭,或是物質至上的消費主義,難道作為一個人,只能盲目跟隨集體的價值觀,無法獨自活出別的「幸福的空間」?我想,小確幸實則批判的是這個問題。

而在臺灣,有人認為「小確幸」在近年成為了一種集體主義的安慰藥品,一種「失控的正向思考」式的阿Q精神:

「小確幸」就像小時候媽媽叫你功課寫完再去玩,好,現在寫完可以去玩了,唉。是顫巍巍的平衡,以頭低得恰到好處自豪。委屈得心安理得,那股心酸的自矜。大事上委屈了,只容小處做自己,關起門過小日子。小確幸背後不能說的是大不幸,為什麼這人生走得跟自己沒半點關係,每個關頭不是自己所選擇。

假道學的性道德體制下,草食男關門看A片就是小確幸;貞烈女夜店灌醉自己才有辦法跟人上床,被人撿屍就是小確幸。低薪、過勞,窮忙族,服務業每天站十多個小時,三餐都不定時,人生的滿足就是深夜下班後打包一碗肉羹麵鹽酥雞回家晚餐兼消夜。小確幸是沒有選擇當中的自我解嘲,虐政下的鴉片,對痛苦的防衛否認。不會被查禁,尚可原諒的樂趣。問題只是你能不能滿足,以及這種樂趣看什麼時候會被查禁。」

—–聯合報,盧郁佳:「小確幸 集體主義下的分泌物

 

而我個人在跟「大人物」聊到文創產業時,便聊到許多自稱文創產業的業者,不少操作了「小確幸」,炒作出一個發燒的行銷話題,進而創造了一種符號,讓人覺得「買了即有『小確幸』」,臺灣在上個時代「大賺錢」浪潮退去之後,現下的年輕人的茫然,是前所未見的,而「小確幸」在臺灣,脫離了我剛剛所敘述的脈絡,成為了一種符號,一種可以寬慰人心的符號。

 

而符號與消費主義,一直是感情很好的。涂爾幹在研究宗教時,便提出「符號的象徵物並不重要,重要的象徵物代表的對像。」,好比一塊破布可以成為聖物、一塊木頭也可以聖物,重點是那樣物品代表了「神聖的符號」,而隨著人活的越來越世俗、越個人、越功利,但宗教依然提供人可以回到集體的、不功利的、出世的意識當中,而儀式便作為了一種神聖的符號。

在1960s最流行的牛仔褲,便是「符號」最成功的證明。牛仔褲在當時被視為「叛逆」的象徵,與吸食大麻、抽菸、黑膠唱片成為當時在世界各地熱賣的產品。牛仔褲發明於1873年,原本都是「囚徒」與「工人」在穿,故其代表的符號一直是「勞苦大眾」、「低下階層」,直到1939年的美國電影「Stagecoach」等(中文翻「驛馬車」、「關山飛渡」)等電影與媒體開始推廣,明星穿上了丹寧,牛仔褲開始大為火紅,接著常春藤大學的高中生穿了、更多明星與時尚雜誌穿上了牛仔褲,牛仔褲便搖身一變,從「低下」成為了「叛逆」與「青春」的象徵。

到了1960s,正當日、美的革命青年穿上牛仔褲以顯「對資本主義的叛逆」時, 蘇聯正忙著制定「牛仔褲」罪,在布拉格之春,東歐青年穿上牛仔褲,因為那「代表資本主義與自由精神」,而時尚雜誌則讓加上拉鏈的牛仔褲,則又給予「性感」的符號。

 

剛才提到,消費主義一向與符號相處得很好,如果有人需要消費性感的符號,那牛仔褲它就會行銷成性感,如果有人需要它代表叛逆,那它即是叛逆,有人要它代表資本主義,那它就代表資本主義。今日的小確幸遇到了這樣的狀況,本來代表對於「為了革命而革命」、「以消費力作為價值標準」的反省的小確幸,在臺灣的商業市場裡,它與消費主義緊緊的結合在一起,成為了一種新的時尚風潮。

 

不過,如果真的要實踐正宗的「小確幸」的話,不用跟爸媽要很多零用錢,買一千八百塊的筆記本,也不用打工四個月買一支iPhone,那不叫小確幸。買了一本普普通通的筆記本,雖然不是最好的,省下的那些錢可以多支持自己往想去的道路邁進,不因別人覺得那本很普通而覺得羞愧,不因為那本筆記本「不夠名貴」所以自卑,真正的「小」是一種對於欲望的節制,而不是阿Q精神,真正的「小」是一種思考,而不是一種「因為大家都那樣做」的盲目,真正的小不必花大錢購入「小確幸」的符號,更不必把根本不想看的「資本論」或「都柏林人」放在書包裡,只因為那樣很酷。

 

最後,用Beatles的「Revolution」做為結尾,一起反思這個連討論社會價值觀的「小確幸」都會被作為一種集體盲從的時代:

請到Wondero按讚,一起思考更多>>>Wondero

延伸閱讀:

從三島由紀夫之死看臺灣的文化

什麼東西像海水一樣越喝越渴:欲望

大家如何衡量你的人生

About these ads
發表留言

49 則迴響

  1. bill

     /  2013/08/26

    是啊, 我覺得小確幸也不必然跟消費有關係吧.
    比如說你把貓摸得呼嚕呼嚕的, 這是一種小確幸.
    我在網路上選修MOOC的課, 不花錢, 也沒有學分, 純為喜歡學習. 這也是一種小確幸.
    每天走過的路,重新發現新的風景新的觀察, 這也是一種小確幸.

    回覆
    • 或許是跟臺灣的「小確幸」風跟前一陣子的商業炒作有關係,所以許多人並未瞭解原本的意思,就先小確幸了。

      回覆
      • 訪客

         /  2013/08/27

        什麼叫做原本的意思?
        小確幸的意義是我們人賦予他的
        每個人的理解並不相同
        是在賣弄什麼?

      • 今天若某人發明一物,而後大家爭先搶用,那是否要追本溯源,去理解原本發明的到底是什麼?
        意思本來就有「原作」跟「後人詮釋」,但我們是否不再關心「原作」到底意思是什麼了呢?
        如果覺得只是賣弄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

        by Paul

      • 訪客

         /  2014/02/16

        Paul 說的對。

    • 12

       /  2014/05/03

      這事很難說,宅這個字現在跟日本原有用法也是偏離甚遠,但最後存活在大眾共同默契的卻是新意……

      回覆
    • 12

       /  2014/05/03

      承上,這算是語言常常發生的事情,這種語言是活著的,並成為一種大家共同默契的詭異狀況,最終也已經搞不清楚究竟是原典重要,亦或是他實際被共同運用的層面重要,「囧」

      回覆
  2. 贊成文末;’ 真正的「小」是一種對於欲望的節制,而不是阿Q精神,真正的「小」是一種思考,而不是一種「因為大家都那樣做」的盲目’—–例如我省下一杯近百元starbucks的價錢拿去作公益

    回覆
  3. Ryan

     /  2013/08/27

    不好意思打個岔
    請教管理員
    有辦法用時間軸來排序文章嗎?或是月曆之類的
    每次點進你們的網頁都好長好長一條
    有時候想找一兩周前的文章來看,但又忘記關鍵字所以無法搜尋
    就必須滑鼠滾呀滾,滾好久才找得到
    建議可以只show標題,點入後才可看內文

    以上是在下不才小弟我的看法
    by 忠實的讀者

    回覆
  4. 小確幸,是另一種對於幸福的思考,而非一種批判。

    在臉書偶然看到的文章,「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什麼?該文有些內容其實不能苟同,尤其筆者在一開始就提及對於「小確幸」很過敏。就可以知道,這位作者本來就不喜歡這個字眼。剩下的自然就是由本來就不喜歡這個字眼,而尋找所謂的理由。

    在村上所指之小確幸,村上認為是「激烈運動後,來杯冰涼啤酒的感覺」。本意並無批判,而是說人生幸福就是這麼簡單,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體會人生中的小快樂,就是一種小小的幸福。

    也就是說,你可以決定什麼是自己的小確幸,例如吃一碗熱呼呼的麵,喝一杯冰涼涼的飲料,就能夠體會幸福之所在,不需要富麗堂皇的住宅,大魚大肉的餐廳,要知道,這樣子的小幸福,不是世界上每個人都可以隨意擁有的。

    但作者引用聯合報盧小姐所言:草食男關門看A片就是小確幸;貞烈女夜店灌醉自己才有辦法跟人上床,被人撿屍就是小確幸。實在是無限上綱,沒有意義。那麼我也可以無限上綱的說,要是台灣有天大亂,我要拿把槍,押自己喜歡的人當壓寨夫人。

    當然以上是開玩笑。我想說的是如果嫌這個世代不好,你可以回憶過去的時代,去影音網站播放披頭四的音樂,去收集當時帶的物品或產物,這也就是小確幸了。

    作者還引用六零年代與至八零年代為背景,想表達那個時代是浪漫的,而我們只能追求不知所云的小確幸。但是作者與盧小姐都犯了一個相當巨大錯誤,作者可能非常了解六零年代至八零年代的內容與浪漫,但卻完全不了解歷史的脈絡。

    該文作者既然知道六零年代至八零年代是因為美蘇強權角力,而產生的革命與消費相互矛盾確又同時存在的東西,卻忘了,那是時代背景而誕生的產物。

    只是,從六零年代的牛仔褲、黑膠唱片、披頭四,到了二千後換成了iPhone、mp3和艾薇兒與五月天。

    這些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這些都是時代的變遷而產生的產品與產物。如果該文作者覺得買iPhone是一種盲從,那麼你為什麼否認過去的流行,是否也是一種盲從?

    如果,你抓一個五六十歲的日本人來問:在作者所謂:「全共鬥時代」裡的大事件:「新宿騷亂」跟「東大安田講堂占領事件。」還是日本軍事主義時代,哪個比較波瀾壯闊、哪種令人感覺遺憾和浪漫,我想,他會回答後者。因為對日本人而言,二戰不是一種侵略,是一種浪漫。

    我們只是時代背景所造就的人罷了,不需要去覺得過去比較好,最後,我想說一段大學時期國文老師告訴我的事,國文老師總說,現在的學生國文程度很差,那麼,你覺得什麼時候,學生的國文程度好,告訴我好嗎?

    最後作者說了:「如果真的要實踐正宗的「小確幸」的話,不用跟爸媽要很多零用錢,買一千八百塊的筆記本,也不用打工四個月買一支iPhone,那不叫小確幸。」

    我想這名作者,只是不喜歡現在的學生跟爸媽要錢或打工買iPhone不好意思說,才換個角度批判這些人吧!

    作者想要我們反思「小確幸」是不是一種集體盲從,但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個盲從的世界,不然就不會有納粹,自由與共產思想不是嗎?

    回覆
    • 簡言之,你所說的就是人是結構影響的生物,而批判之為何物,批判乃對一件事情探詢、沉思、再思考、建構與交換討論。我並沒覺得過去比較好,或比較不好,而是交代中那個時代背景裡的一個視角,到底好不好,文中並不打算討論這個,而是以村上春樹的角度,去思考他文本創作中,持續關注的焦點。你最後一句「本來就是盲從的世界…」,而我以文本分析的結論,便是指小確幸在探討這件事情,而若承你所言,無論人的世界是否本來盲從,我依然都會從文本的脈絡中得出這一個觀點,不是嗎?

      回覆
      • 任何作品,不論是文學或藝術,作者與閱讀者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我並不反對,甚至贊同讀者可以與作者有著不同的思考方向。但是大大與聯合報盧小姐所言對於小確幸的看法,卻是大大誤解了村上的本意,既使我沒看過本文,都能認定村上所言就是如此簡單,如果村上是對小確幸是明捧暗諷,那大大必須提出其他證據。不然就是自己的看法。

        而我只是分享出自己對於本文作者有著不同的想法,而本文作者卻是指買iPhone的某人跟你講這是小確幸而不喜。倒是怪錯了方向,如果某人買iPhone那是他的小確幸就是了,都是心境的問題。人生未必要追求大風大浪。要知道iPhone也不是人人買得起,但那人決定了那是他的小確幸就是了。不需要為這種行為過敏。而聯合報盧小姐更是無限放大上綱,那就太過分了。

  5. 訪客

     /  2013/08/29

    同意陳彥澤所講的.
    [小而確實的幸福],可以扯到這麼多牛馬不相干的事情。
    小確幸指的就是 那瞬間小小的 但是 讓人感覺到 [阿 真幸福] 的感覺。
    這篇跟假文青強說愁有異曲同工之妙,扯太遠了。

    回覆
    • 我說了,小確幸是有其原作者發明的詞,不過是試圖探討原作者到底想探討什麼而已。你對該詞的理解「那瞬間小小的」,你從何而來?是聽別人說的,還是瞭解本來創作這詞的人所說的呢?若求真是「強說愁」,那科學界何以存在?

      回覆
  6. 第四點的村上名字寫成村上春事了…

    回覆
  7. 我想作者想要表達的就是
    買iphone到底是出於你自發性的認為是小確幸
    還是受商業炒作所發展出來的一種像贖罪券一樣的東西? 吧
    的確小確幸是主觀意識 但重點是在於我們如何定位小確幸
    是自己認同iphone本身的價值 還是現在買iphone是一種潮流?
    這值得大家來思考
    我認為純粹物質上的快樂到了最後仍舊會疲乏
    這是否足夠讓人覺得"啊 人生幸福不過就這麼簡單"有待商榷
    但在我看來 卻更像是在充滿苦難的人生中 一種狼狽的自我安慰
    在這樣的快樂過後 面對依然存在的苦難態度是否能有所轉變?
    還是一如往常 直到壓力滿點之後 再去尋找這樣的快樂 而陷入無限的迴圈?
    我覺得小確幸應該是一種更單純的心靈快樂
    就像不意間在庭院發現一株新芽撥開了泥土 單純為生命茁壯的快樂
    “啊 人生幸福不過就這麼簡單"
    在這樣的快樂之後 能夠再為了這樣的快樂繼續努力生活下去
    為了下一個可能出現的小確幸 以積極的態度面對人生
    就像不意間在平日都會經過的巷弄發現一間別具風味的小餐館 進而對這條巷子另眼相看
    因為它再也不是你眼中那條毫無特色的小巷
    這才是我認為的小確幸
    但也許有人有不同的想法
    如果說這個世界是盲從的 那真是一件悲傷的事
    但只要能有不同意見 那麼你就不是盲從的 又何以說這世界是盲從的呢?

    回覆
    • 小姐,抱歉我點了妳的名子看了妳的臉書,發覺妳是政大歷史系的高材生,這是妳願意公開的資料,妳如果覺得妳受到侵害,那請鎖定資料,我想就直說白說了,就某方面來說,我是羨慕你的,因為我並沒有那種能力去學這些東西,如果在歷史系的學生面前說歷史,我相信是班門弄斧,但我想說的是,妳問我說為什麼世界是盲從的呢?

      我在我的文後說個世界本來就是個盲從的世界,不然就不會有納粹,自由與共產思想不是嗎?納粹,自由與共產思想,這三者的核心價值,讓我對歷史系的學生說明也是班門弄斧,本文作者一開始所提,就是一種自由的價值,既然是自由的價值,就能夠決定自己的小確幸,他買iphone覺得是小確信就是了,他想反不反思也是他的事。

      的確納粹,自由與共產,都是人類思考幸福的價值思想,但也是一種盲從,只是在歷史鬥爭的最後,自由思想只是勝利者,大家就盲從了這種思想,紛紛都依付了自由思想,這就是盲從,但不代表盲從沒有價值。

      回覆
      • 我很好奇你把所有從不同管道,粗暴的分類到「盲從」這個部份,是基於怎樣的原因和定位呢?

  8. 訪客

     /  2013/09/03

    本文解答了我長久以來「到底什麼是小確幸」的疑惑,
    出處非常詳細、意思非常清楚。
    但我有疑問~(舉手)
    當初究竟是哪個契機點讓商人把「小確幸」包裝成行銷文宣搬上大螢幕呢?
    是某支廣告嗎? 某本雜誌嗎? 還是某位公眾人物?

    回覆
  9. 1960年代啊…我想你帶我們接近了一點..當時的氣息
    應該是相對現在單純
    人們為了建構定義世界而產生激烈衝突的年代

    陳sir,你說大家最後依付了自由思想,是盲從
    我到有不同看法
    這不是盲從,這是進步
    共產主義,資本主義

    行為造就思想,思想也促進行為
    理論之於實際

    需經多次行為反覆辯證

    經過歷史證明
    你說的自由思想,成為多數人想要的
    所以,自由思想變成了「主流」

    這也是民主,民主不是一開始就有
    必經流血爭鬥,如南北戰爭、美麗島、二二八

    戰爭之後有和平,和平之後有民主

    人們選擇民主,少數服從多數,造成最大公約數

    而真理是越辯越明,因他千捶百煉
    直到最後,經得起考驗

    回到頭來,少數服從多數,多數人的選擇
    就成為了「主流」

    但是「非主流」依然存在
    如現在純社會主義國依然有古巴
    社會資本主義有北歐國家
    資本主義正宗美國目前以慢慢有改變
    中國式的社會資本開放主義,目前人們面對大衝擊和轉型

    我覺得
    對或錯 依然不需拘泥 人們自已去定義

    可是,行為表現出來是否「合乎正義」
    這顯然可見,所謂的普世價值

    真理,不用多做解釋,人們自會相信

    最後又可放大到生物學的角度
    人類存在思考學習能力與其他物種大異其趣
    可是人類社會不由分說
    競爭、掠食分分秒秒在行進

    這也可能是當時達爾文
    的進化論一出,大家就膽顫心驚的原因

    因為他一語道破人們的那層薄膜

    回覆
    • 其實我也無意與大家筆戰,只是說一些我的想法,或許一開始扯遠的人是我,自由主義仍然是有所謂的問題存在。但我想說的還是想回歸原點,小確幸好不好只是個人觀感問題,也只是心境問題,那人的覺得買iphone就是一種幸福,那麼,我們又何必去批評他呢?再者1960至1980年代並沒有比較單純喔。毒品、色情、槍械問題都沒少過。作者如果認為因為iphone犧牲奉獻,甚至出賣自己,認為他的行為偏差,那也不是小確幸的問題,只是對方的問題。

      這只是我的想法,大家也可以提出看法。公開的討論不過份攻擊對方,這就是自由的價值。

      回覆
      • 我認為無所謂筆戰的問題
        大家都是想法的提供者
        各自有各自的思考模式和觀點

        我想爭議點在核心論述吧

        如果真的靜下心來想想對方核心價值到底想表達什麼

        那麼隻字片語帶來的爭議就….

        應是說觀點分狹義或廣義

        狹義的字句或有偏差有些人看小細節
        覺得你這句話有偏差,我不滿意
        跳起來爭論,贏得了小細節
        可是如果你在思考、深入思考

        對方的核心價值到底要表達什麼?
        或許你也能釋懷

        在我看,原po應是說
        現在小孩那麼辛苦打工
        整月收入只為跟隨潮流買一支iphone
        如果能買筆記本,花費較少也能得到「小確幸」
        剩下的錢,能去做對社會有幫助的事
        或是充實自已自我學習
        這對他來講是cp值高出許多的

        可是「小確幸」不就是自己能掌握的事物嗎?

        或許少年認為
        滿足「小確幸」條件是

        得到iphone
        他必定為這個小確幸衝去

        除非過程中原po
        遇見了這位少年

        因緣際會

        在85度c喝杯咖啡

        跟他解釋關於CP值的問題
        少年聽完,恍然大悟

        認為買IPHONE CP值低落到極點

        買筆記本既可滿足小確幸
        剩下的錢好好利用,增進自我貢獻社會

        這樣小確幸變大確幸,真是太好了!!!

        但是但是但是

        一個原則
        「人跟人會互相影響」
        BUT
        「人只能影響,不能控制」
        —————————————————————————-

        最後引述痞子蔡《第一次親蜜接觸》

        “ 如果我有一千萬,我就能買一棟房子。
        我有一千萬嗎?沒有。
        所以我仍然沒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飛。
        我有翅膀嗎?沒有。
        所以我也沒辦法飛。

        如果把整個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澆不熄我對妳愛情的火燄。
        整個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嗎?不行。
        所以我並不愛妳。

      • 文中作者想表達的東西,我其實了解。但我想說的是,作者認為花一萬多塊買所謂的小確幸,真的是小確幸嗎,一萬多塊不算小錢,說小不小了,硬要冠上小,恐怕不達意,但在資本主義的有錢人而言,一萬多塊小嗎?小的很,我買了覺得是小確幸,那就是了。不需要去勸對方說,買iphone的cp直高不高,要真的被你說服了,未必對他是好事。

        比方說了,我喜歡玩遊戲,我買了ps3花了快一萬,我拿來享用,我覺得是小確幸就是了,如果你認為這些錢可以做更有意義的事。那也是你的想法。還是老話一句,我有錢,買了房子,讓家人有遮風避雨的地方,我覺得幸福,但是花了一千多萬,那個幸福算小嗎?也是見仁見智。這是我的想法。

  10. 沒錯這就已經是我表達的了

    不過我的觀點有一點不同
    就是我覺得人一定或多或少

    都會尋求外界的支持

    如果這個時候出現
    一定少不了交流

    那如果透過交流

    可以讓彼此想法爭辯或溝通之後能激出新的火花
    能也是美事一樁

    如果你不交流怎麼知道對方需不需要這個想法呢?

    但一樣怎麼拿捏進退之間的尺度
    全憑智慧

    回覆
  11. casio ca003

    回覆
  12. 訪客

     /  2013/09/09

    其實「小確幸」本身的含意應該就只是把握住身邊的幸福罷了。不需要藉由「消費」來獲得滿足。反而是一直被假文青們炒作的很令人反感罷了。他們的小確幸根本不小,連個筆記本都要買那麼貴= =

    回覆
    • 哈哈…

      回覆
    • 訪客

       /  2013/09/24

      我之前一直覺得如果能把一件事講解的很好,必須是長篇大論引經據典,但今天發現其實簡單明瞭未嘗不好 更直白對我這樣的人來說更容易懂,我喜歡這樣的說法。

      回覆
  13. Brad

     /  2013/09/22

    對陳大的言論相當佩服。

    回覆
  14. 台灣目前容不下小確幸
    只有選邊站
    這…就是台灣人自己的[小確幸]
    這種被媒體抓著腦袋的日子
    台灣人如何客觀的看待事情呢?

    回覆
  15. 訪客

     /  2013/10/12

    突然想到了當年宅到底是什麼一樣…

    回覆
  16. 想要引用一下 :)

    回覆
  17. Moonlinght

     /  2014/01/27

    這篇文章跟下面的回應都很精彩,讓我釐清了自己對「小確幸」的一些盲點。借分享,謝謝!

    回覆
    • 訪客

       /  2014/02/26

      真的, 文章和回應討論都很棒, 感謝大家

      回覆
  18.  /  2014/02/16

    文化背景步調不一樣,所謂的小確幸當然也不一樣啊,
    也許在村上先生的步調裡,在雨中起一些小漣漪就叫小確幸,
    但落在台灣人,可能要在吵雜的夜市裡、聲音比別人大聲才能點得到菜
    這種程度才會被感覺到小確幸,
    不過這樣的程度給村上先生評斷,
    他會用小確幸來形容這件事情嗎?

    所以我和原文作者的觀點相同,
    (某些)台灣人 你真的懂什麼是小確幸嗎?
    沒有那樣的環境 沒有那樣的文化 沒有那樣的背景
    是根本沒辦法體會那個時空背景的
    更何況還有語言的翻譯 我相信多數人都是看中譯本
    (上面還有人沒看過原作 竟也可以成篇大論)
    我是村上春樹的讀者
    自己有碰到疑似小確幸的感覺時,
    自己都會在腦中想:『在村上先生的認定下,這算不算符合小確幸呢』的這種想法
    畢竟這名詞是他發明的,
    我只想說:尊重作者,有這麼難嗎?
    尤其時上面有人說沒看過原作,確也可以幫這名詞下定義,
    我想有些人就是這樣自我吧,在我看來。

    如果今天你看到你的美國好友
    在背上刺了個中文字『糞』
    我想身為懂得中文字的你,應該也會好好和他分享或解釋一下這個字的意思吧
    即使他覺得那很酷,
    畢竟是不同文化環境下的呈現,
    所謂的時空背景 還是要看的哪,
    也感謝這篇文章提供的新觀點,讓「小確幸」這詞或許更完整了些。

    回覆
    • 訪客

       /  2014/03/21

      同意你 就像對岸稱的"台妹"跟台灣稱的"台妹"完全大不相同阿

      回覆
  19. 訪客

     /  2014/02/16

    錯字:對像

    回覆
  20. c.y

     /  2014/02/25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詞是在一家網拍衣服的賣家的廣告文案
    意思是買一件自己喜歡的衣服是小確幸
    買衣服=獲得幸福…?
    然後想 這個怪怪的詞又是從哪抄來的

    沒想到滿多人不太在意原意是什麼
    聽起來很潮 就當做那樣用了

    回覆
  21. 借分享

    回覆
  22. 訪客

     /  2014/03/19

    莊子與惠子游於濠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游從容,是魚之樂也。」
    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
    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回覆
    • Cloudsea

       /  2014/04/07

      我也是不懂小確幸的意思來查閱才發現這文章的,我認知上小確幸即是種簡單的幸福,沒有盲從或強制下的自我安慰這種解釋,一般講法就是像顏回那樣就算吃喝簡單,家徒四壁也一樣過的快樂,不需要追求大餐或豪宅才會幸福,當然這與道家講的也相似,像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 有人認知是"道可道,非常道", 但也有人認知是"道可,道非,常道", 其實這樣說也是不錯的, 你能說是也能說非,這是世間常態;就像資本與共產,有如自由與規範, 完全的自由變成不斷的侵害他人的自由,而完全的規範,也壓制了人創造的可能,還強制人過著完全一樣的生活,所以或許該說只要喊出主義,主義本身其實就是種缺陷,因為世上的事物走到極端大多都沒好事,我是認為人要活的像自己要有勇氣,畢竟人是群居的動物,要像魯賓遜那樣是很難的,所以人對事物都會有所妥協,如果不妥協自然會被排斥,像從小與父母,學生時與同儕,就業時與同僚,很多時候人都在有意無意的為了某些理由而妥協,這不對嗎?為了讓大家過的比較穩定自然多少要妥協,不然忍這個字如何會來?所以尊重,試著理解,常懷感恩的心是需要的

      回覆
  23. 簡單複雜化就是文藝嗎

     /  2014/08/10

    知足與感恩需要繞這麼大一圈解釋嗎,到底離這兩個字有多遠。

    回覆
  1. 【Wondero】ETC收費站、盧德派、太平天國:再論科技性失業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2. 關於「小確幸」, | 設計_思
  3. 小確幸不幸 | TEDxNCU
  4. 小確幸很好,但只求小確幸的人,不會成為海賊王 | 接棒啟蒙計畫 | The Baton Projec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915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