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o】「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什麼?

對「【Wondero】「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什麼?」的想法

  1. 是啊, 我覺得小確幸也不必然跟消費有關係吧.
    比如說你把貓摸得呼嚕呼嚕的, 這是一種小確幸.
    我在網路上選修MOOC的課, 不花錢, 也沒有學分, 純為喜歡學習. 這也是一種小確幸.
    每天走過的路,重新發現新的風景新的觀察, 這也是一種小確幸.

      1. 什麼叫做原本的意思?
        小確幸的意義是我們人賦予他的
        每個人的理解並不相同
        是在賣弄什麼?

      2. 今天若某人發明一物,而後大家爭先搶用,那是否要追本溯源,去理解原本發明的到底是什麼?
        意思本來就有「原作」跟「後人詮釋」,但我們是否不再關心「原作」到底意思是什麼了呢?
        如果覺得只是賣弄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

        by Paul

    1. 這事很難說,宅這個字現在跟日本原有用法也是偏離甚遠,但最後存活在大眾共同默契的卻是新意……

    2. 承上,這算是語言常常發生的事情,這種語言是活著的,並成為一種大家共同默契的詭異狀況,最終也已經搞不清楚究竟是原典重要,亦或是他實際被共同運用的層面重要,「囧」

  2. 贊成文末;’ 真正的「小」是一種對於欲望的節制,而不是阿Q精神,真正的「小」是一種思考,而不是一種「因為大家都那樣做」的盲目’—–例如我省下一杯近百元starbucks的價錢拿去作公益

  3. 不好意思打個岔
    請教管理員
    有辦法用時間軸來排序文章嗎?或是月曆之類的
    每次點進你們的網頁都好長好長一條
    有時候想找一兩周前的文章來看,但又忘記關鍵字所以無法搜尋
    就必須滑鼠滾呀滾,滾好久才找得到
    建議可以只show標題,點入後才可看內文

    以上是在下不才小弟我的看法
    by 忠實的讀者

  4. 小確幸,是另一種對於幸福的思考,而非一種批判。

    在臉書偶然看到的文章,「小確幸」到底在小確幸什麼?該文有些內容其實不能苟同,尤其筆者在一開始就提及對於「小確幸」很過敏。就可以知道,這位作者本來就不喜歡這個字眼。剩下的自然就是由本來就不喜歡這個字眼,而尋找所謂的理由。

    在村上所指之小確幸,村上認為是「激烈運動後,來杯冰涼啤酒的感覺」。本意並無批判,而是說人生幸福就是這麼簡單,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體會人生中的小快樂,就是一種小小的幸福。

    也就是說,你可以決定什麼是自己的小確幸,例如吃一碗熱呼呼的麵,喝一杯冰涼涼的飲料,就能夠體會幸福之所在,不需要富麗堂皇的住宅,大魚大肉的餐廳,要知道,這樣子的小幸福,不是世界上每個人都可以隨意擁有的。

    但作者引用聯合報盧小姐所言:草食男關門看A片就是小確幸;貞烈女夜店灌醉自己才有辦法跟人上床,被人撿屍就是小確幸。實在是無限上綱,沒有意義。那麼我也可以無限上綱的說,要是台灣有天大亂,我要拿把槍,押自己喜歡的人當壓寨夫人。

    當然以上是開玩笑。我想說的是如果嫌這個世代不好,你可以回憶過去的時代,去影音網站播放披頭四的音樂,去收集當時帶的物品或產物,這也就是小確幸了。

    作者還引用六零年代與至八零年代為背景,想表達那個時代是浪漫的,而我們只能追求不知所云的小確幸。但是作者與盧小姐都犯了一個相當巨大錯誤,作者可能非常了解六零年代至八零年代的內容與浪漫,但卻完全不了解歷史的脈絡。

    該文作者既然知道六零年代至八零年代是因為美蘇強權角力,而產生的革命與消費相互矛盾確又同時存在的東西,卻忘了,那是時代背景而誕生的產物。

    只是,從六零年代的牛仔褲、黑膠唱片、披頭四,到了二千後換成了iPhone、mp3和艾薇兒與五月天。

    這些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這些都是時代的變遷而產生的產品與產物。如果該文作者覺得買iPhone是一種盲從,那麼你為什麼否認過去的流行,是否也是一種盲從?

    如果,你抓一個五六十歲的日本人來問:在作者所謂:「全共鬥時代」裡的大事件:「新宿騷亂」跟「東大安田講堂占領事件。」還是日本軍事主義時代,哪個比較波瀾壯闊、哪種令人感覺遺憾和浪漫,我想,他會回答後者。因為對日本人而言,二戰不是一種侵略,是一種浪漫。

    我們只是時代背景所造就的人罷了,不需要去覺得過去比較好,最後,我想說一段大學時期國文老師告訴我的事,國文老師總說,現在的學生國文程度很差,那麼,你覺得什麼時候,學生的國文程度好,告訴我好嗎?

    最後作者說了:「如果真的要實踐正宗的「小確幸」的話,不用跟爸媽要很多零用錢,買一千八百塊的筆記本,也不用打工四個月買一支iPhone,那不叫小確幸。」

    我想這名作者,只是不喜歡現在的學生跟爸媽要錢或打工買iPhone不好意思說,才換個角度批判這些人吧!

    作者想要我們反思「小確幸」是不是一種集體盲從,但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個盲從的世界,不然就不會有納粹,自由與共產思想不是嗎?

    1. 簡言之,你所說的就是人是結構影響的生物,而批判之為何物,批判乃對一件事情探詢、沉思、再思考、建構與交換討論。我並沒覺得過去比較好,或比較不好,而是交代中那個時代背景裡的一個視角,到底好不好,文中並不打算討論這個,而是以村上春樹的角度,去思考他文本創作中,持續關注的焦點。你最後一句「本來就是盲從的世界…」,而我以文本分析的結論,便是指小確幸在探討這件事情,而若承你所言,無論人的世界是否本來盲從,我依然都會從文本的脈絡中得出這一個觀點,不是嗎?

      1. 任何作品,不論是文學或藝術,作者與閱讀者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我並不反對,甚至贊同讀者可以與作者有著不同的思考方向。但是大大與聯合報盧小姐所言對於小確幸的看法,卻是大大誤解了村上的本意,既使我沒看過本文,都能認定村上所言就是如此簡單,如果村上是對小確幸是明捧暗諷,那大大必須提出其他證據。不然就是自己的看法。

        而我只是分享出自己對於本文作者有著不同的想法,而本文作者卻是指買iPhone的某人跟你講這是小確幸而不喜。倒是怪錯了方向,如果某人買iPhone那是他的小確幸就是了,都是心境的問題。人生未必要追求大風大浪。要知道iPhone也不是人人買得起,但那人決定了那是他的小確幸就是了。不需要為這種行為過敏。而聯合報盧小姐更是無限放大上綱,那就太過分了。

  5. 同意陳彥澤所講的.
    [小而確實的幸福],可以扯到這麼多牛馬不相干的事情。
    小確幸指的就是 那瞬間小小的 但是 讓人感覺到 [阿 真幸福] 的感覺。
    這篇跟假文青強說愁有異曲同工之妙,扯太遠了。

    1. 我說了,小確幸是有其原作者發明的詞,不過是試圖探討原作者到底想探討什麼而已。你對該詞的理解「那瞬間小小的」,你從何而來?是聽別人說的,還是瞭解本來創作這詞的人所說的呢?若求真是「強說愁」,那科學界何以存在?

  6. 我想作者想要表達的就是
    買iphone到底是出於你自發性的認為是小確幸
    還是受商業炒作所發展出來的一種像贖罪券一樣的東西? 吧
    的確小確幸是主觀意識 但重點是在於我們如何定位小確幸
    是自己認同iphone本身的價值 還是現在買iphone是一種潮流?
    這值得大家來思考
    我認為純粹物質上的快樂到了最後仍舊會疲乏
    這是否足夠讓人覺得"啊 人生幸福不過就這麼簡單"有待商榷
    但在我看來 卻更像是在充滿苦難的人生中 一種狼狽的自我安慰
    在這樣的快樂過後 面對依然存在的苦難態度是否能有所轉變?
    還是一如往常 直到壓力滿點之後 再去尋找這樣的快樂 而陷入無限的迴圈?
    我覺得小確幸應該是一種更單純的心靈快樂
    就像不意間在庭院發現一株新芽撥開了泥土 單純為生命茁壯的快樂
    “啊 人生幸福不過就這麼簡單"
    在這樣的快樂之後 能夠再為了這樣的快樂繼續努力生活下去
    為了下一個可能出現的小確幸 以積極的態度面對人生
    就像不意間在平日都會經過的巷弄發現一間別具風味的小餐館 進而對這條巷子另眼相看
    因為它再也不是你眼中那條毫無特色的小巷
    這才是我認為的小確幸
    但也許有人有不同的想法
    如果說這個世界是盲從的 那真是一件悲傷的事
    但只要能有不同意見 那麼你就不是盲從的 又何以說這世界是盲從的呢?

    1. 小姐,抱歉我點了妳的名子看了妳的臉書,發覺妳是政大歷史系的高材生,這是妳願意公開的資料,妳如果覺得妳受到侵害,那請鎖定資料,我想就直說白說了,就某方面來說,我是羨慕你的,因為我並沒有那種能力去學這些東西,如果在歷史系的學生面前說歷史,我相信是班門弄斧,但我想說的是,妳問我說為什麼世界是盲從的呢?

      我在我的文後說個世界本來就是個盲從的世界,不然就不會有納粹,自由與共產思想不是嗎?納粹,自由與共產思想,這三者的核心價值,讓我對歷史系的學生說明也是班門弄斧,本文作者一開始所提,就是一種自由的價值,既然是自由的價值,就能夠決定自己的小確幸,他買iphone覺得是小確信就是了,他想反不反思也是他的事。

      的確納粹,自由與共產,都是人類思考幸福的價值思想,但也是一種盲從,只是在歷史鬥爭的最後,自由思想只是勝利者,大家就盲從了這種思想,紛紛都依付了自由思想,這就是盲從,但不代表盲從沒有價值。

  7. 本文解答了我長久以來「到底什麼是小確幸」的疑惑,
    出處非常詳細、意思非常清楚。
    但我有疑問~(舉手)
    當初究竟是哪個契機點讓商人把「小確幸」包裝成行銷文宣搬上大螢幕呢?
    是某支廣告嗎? 某本雜誌嗎? 還是某位公眾人物?

  8. 1960年代啊…我想你帶我們接近了一點..當時的氣息
    應該是相對現在單純
    人們為了建構定義世界而產生激烈衝突的年代

    陳sir,你說大家最後依付了自由思想,是盲從
    我到有不同看法
    這不是盲從,這是進步
    共產主義,資本主義

    行為造就思想,思想也促進行為
    理論之於實際

    需經多次行為反覆辯證

    經過歷史證明
    你說的自由思想,成為多數人想要的
    所以,自由思想變成了「主流」

    這也是民主,民主不是一開始就有
    必經流血爭鬥,如南北戰爭、美麗島、二二八

    戰爭之後有和平,和平之後有民主

    人們選擇民主,少數服從多數,造成最大公約數

    而真理是越辯越明,因他千捶百煉
    直到最後,經得起考驗

    回到頭來,少數服從多數,多數人的選擇
    就成為了「主流」

    但是「非主流」依然存在
    如現在純社會主義國依然有古巴
    社會資本主義有北歐國家
    資本主義正宗美國目前以慢慢有改變
    中國式的社會資本開放主義,目前人們面對大衝擊和轉型

    我覺得
    對或錯 依然不需拘泥 人們自已去定義

    可是,行為表現出來是否「合乎正義」
    這顯然可見,所謂的普世價值

    真理,不用多做解釋,人們自會相信

    最後又可放大到生物學的角度
    人類存在思考學習能力與其他物種大異其趣
    可是人類社會不由分說
    競爭、掠食分分秒秒在行進

    這也可能是當時達爾文
    的進化論一出,大家就膽顫心驚的原因

    因為他一語道破人們的那層薄膜

    1. 其實我也無意與大家筆戰,只是說一些我的想法,或許一開始扯遠的人是我,自由主義仍然是有所謂的問題存在。但我想說的還是想回歸原點,小確幸好不好只是個人觀感問題,也只是心境問題,那人的覺得買iphone就是一種幸福,那麼,我們又何必去批評他呢?再者1960至1980年代並沒有比較單純喔。毒品、色情、槍械問題都沒少過。作者如果認為因為iphone犧牲奉獻,甚至出賣自己,認為他的行為偏差,那也不是小確幸的問題,只是對方的問題。

      這只是我的想法,大家也可以提出看法。公開的討論不過份攻擊對方,這就是自由的價值。

      1. 我認為無所謂筆戰的問題
        大家都是想法的提供者
        各自有各自的思考模式和觀點

        我想爭議點在核心論述吧

        如果真的靜下心來想想對方核心價值到底想表達什麼

        那麼隻字片語帶來的爭議就….

        應是說觀點分狹義或廣義

        狹義的字句或有偏差有些人看小細節
        覺得你這句話有偏差,我不滿意
        跳起來爭論,贏得了小細節
        可是如果你在思考、深入思考

        對方的核心價值到底要表達什麼?
        或許你也能釋懷

        在我看,原po應是說
        現在小孩那麼辛苦打工
        整月收入只為跟隨潮流買一支iphone
        如果能買筆記本,花費較少也能得到「小確幸」
        剩下的錢,能去做對社會有幫助的事
        或是充實自已自我學習
        這對他來講是cp值高出許多的

        可是「小確幸」不就是自己能掌握的事物嗎?

        或許少年認為
        滿足「小確幸」條件是

        得到iphone
        他必定為這個小確幸衝去

        除非過程中原po
        遇見了這位少年

        因緣際會

        在85度c喝杯咖啡

        跟他解釋關於CP值的問題
        少年聽完,恍然大悟

        認為買IPHONE CP值低落到極點

        買筆記本既可滿足小確幸
        剩下的錢好好利用,增進自我貢獻社會

        這樣小確幸變大確幸,真是太好了!!!

        但是但是但是

        一個原則
        「人跟人會互相影響」
        BUT
        「人只能影響,不能控制」
        —————————————————————————-

        最後引述痞子蔡《第一次親蜜接觸》

        “ 如果我有一千萬,我就能買一棟房子。
        我有一千萬嗎?沒有。
        所以我仍然沒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飛。
        我有翅膀嗎?沒有。
        所以我也沒辦法飛。

        如果把整個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澆不熄我對妳愛情的火燄。
        整個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嗎?不行。
        所以我並不愛妳。

      2. 文中作者想表達的東西,我其實了解。但我想說的是,作者認為花一萬多塊買所謂的小確幸,真的是小確幸嗎,一萬多塊不算小錢,說小不小了,硬要冠上小,恐怕不達意,但在資本主義的有錢人而言,一萬多塊小嗎?小的很,我買了覺得是小確幸,那就是了。不需要去勸對方說,買iphone的cp直高不高,要真的被你說服了,未必對他是好事。

        比方說了,我喜歡玩遊戲,我買了ps3花了快一萬,我拿來享用,我覺得是小確幸就是了,如果你認為這些錢可以做更有意義的事。那也是你的想法。還是老話一句,我有錢,買了房子,讓家人有遮風避雨的地方,我覺得幸福,但是花了一千多萬,那個幸福算小嗎?也是見仁見智。這是我的想法。

  9. 沒錯這就已經是我表達的了

    不過我的觀點有一點不同
    就是我覺得人一定或多或少

    都會尋求外界的支持

    如果這個時候出現
    一定少不了交流

    那如果透過交流

    可以讓彼此想法爭辯或溝通之後能激出新的火花
    能也是美事一樁

    如果你不交流怎麼知道對方需不需要這個想法呢?

    但一樣怎麼拿捏進退之間的尺度
    全憑智慧

  10. 其實「小確幸」本身的含意應該就只是把握住身邊的幸福罷了。不需要藉由「消費」來獲得滿足。反而是一直被假文青們炒作的很令人反感罷了。他們的小確幸根本不小,連個筆記本都要買那麼貴= =

    1. 我之前一直覺得如果能把一件事講解的很好,必須是長篇大論引經據典,但今天發現其實簡單明瞭未嘗不好 更直白對我這樣的人來說更容易懂,我喜歡這樣的說法。

  11. 這篇文章跟下面的回應都很精彩,讓我釐清了自己對「小確幸」的一些盲點。借分享,謝謝!

  12. 文化背景步調不一樣,所謂的小確幸當然也不一樣啊,
    也許在村上先生的步調裡,在雨中起一些小漣漪就叫小確幸,
    但落在台灣人,可能要在吵雜的夜市裡、聲音比別人大聲才能點得到菜
    這種程度才會被感覺到小確幸,
    不過這樣的程度給村上先生評斷,
    他會用小確幸來形容這件事情嗎?

    所以我和原文作者的觀點相同,
    (某些)台灣人 你真的懂什麼是小確幸嗎?
    沒有那樣的環境 沒有那樣的文化 沒有那樣的背景
    是根本沒辦法體會那個時空背景的
    更何況還有語言的翻譯 我相信多數人都是看中譯本
    (上面還有人沒看過原作 竟也可以成篇大論)
    我是村上春樹的讀者
    自己有碰到疑似小確幸的感覺時,
    自己都會在腦中想:『在村上先生的認定下,這算不算符合小確幸呢』的這種想法
    畢竟這名詞是他發明的,
    我只想說:尊重作者,有這麼難嗎?
    尤其時上面有人說沒看過原作,確也可以幫這名詞下定義,
    我想有些人就是這樣自我吧,在我看來。

    如果今天你看到你的美國好友
    在背上刺了個中文字『糞』
    我想身為懂得中文字的你,應該也會好好和他分享或解釋一下這個字的意思吧
    即使他覺得那很酷,
    畢竟是不同文化環境下的呈現,
    所謂的時空背景 還是要看的哪,
    也感謝這篇文章提供的新觀點,讓「小確幸」這詞或許更完整了些。

  13.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詞是在一家網拍衣服的賣家的廣告文案
    意思是買一件自己喜歡的衣服是小確幸
    買衣服=獲得幸福…?
    然後想 這個怪怪的詞又是從哪抄來的

    沒想到滿多人不太在意原意是什麼
    聽起來很潮 就當做那樣用了

  14. 莊子與惠子游於濠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游從容,是魚之樂也。」
    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
    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1. 我也是不懂小確幸的意思來查閱才發現這文章的,我認知上小確幸即是種簡單的幸福,沒有盲從或強制下的自我安慰這種解釋,一般講法就是像顏回那樣就算吃喝簡單,家徒四壁也一樣過的快樂,不需要追求大餐或豪宅才會幸福,當然這與道家講的也相似,像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 有人認知是"道可道,非常道", 但也有人認知是"道可,道非,常道", 其實這樣說也是不錯的, 你能說是也能說非,這是世間常態;就像資本與共產,有如自由與規範, 完全的自由變成不斷的侵害他人的自由,而完全的規範,也壓制了人創造的可能,還強制人過著完全一樣的生活,所以或許該說只要喊出主義,主義本身其實就是種缺陷,因為世上的事物走到極端大多都沒好事,我是認為人要活的像自己要有勇氣,畢竟人是群居的動物,要像魯賓遜那樣是很難的,所以人對事物都會有所妥協,如果不妥協自然會被排斥,像從小與父母,學生時與同儕,就業時與同僚,很多時候人都在有意無意的為了某些理由而妥協,這不對嗎?為了讓大家過的比較穩定自然多少要妥協,不然忍這個字如何會來?所以尊重,試著理解,常懷感恩的心是需要的

  15. 引用通告: 小確幸不幸 | TEDxNCU
  16. 引用通告: TEDxNCU – 小確幸不幸
  17. 在吐出這三個字的時候,是否由心而發,抑或是跟隨流行人云亦云,才是吾人思辨的重點。
    如同 “愛"一字的簡單,每個當下去吐露這個詞的時候,意義都會隨之改變
    在安靜的地方,去傾聽內心的聲音,各位想要的是什麼?
    真的會是 “小確幸" 嗎?

    那是否是一個平穩的基點,孕育成長的土壤,在心存感恩為中心出發完成自己真正想追求的,
    誰說海賊王沒有小確幸?
    誰說小確幸會是大成功的絆腳石?
    只是沉溺其中,以此為終點的人生,最後大多數會過得不那麼幸福就是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