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oxFlyingV】屬於我們的文化?從三島由紀夫之死看臺灣的文化

對「【WonderoxFlyingV】屬於我們的文化?從三島由紀夫之死看臺灣的文化」的想法

  1. 我覺得如果你可以多涉略一些台灣本土文化,將會有不同的看法。台灣以地方寺廟為核心的常民文化,在大都市以外的地方仍十分有活力(最有名的是大甲媽),我們今日的"小清新",對陌生人的親切、互助精神的文化根本,是在這些傳統活動中產生的。文化是個有機體,大多數的文化都會用自己的方式消化並昇華外來文化,因此我們並不中國、並不日本、並未完全西化,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這些文化進入台灣之後就被台灣化了。我們該做的事情,不是去創造自己的文化,而是停止再向外看,停止妄自菲薄,開始往內看,去用心"發現"自己的文化。越是拿外國的東西來檢討自己,越是會對自己的文化挑剔,越是無處著力,因為我們不可能是中國、不可能是日本、不可能是西方;只有看清自己文化的特質,才有能力去改善現在我們所處的社會。

    1. 您好,我對於臺灣的本土文化、廟宇為主的理解,去體驗跟吸收的不會少,就如同德國也有村鎮、英國也有,每個地域都有,然而文化不會只是昔日流傳下的常民文化,現今所有文化圈都要討論的是被工業化、現代化衝擊之後的新狀態。不向外看的文化是詭異的,用心發現,價值是透過比較與衡量的,許多人對於臺灣的愛,卻是在離開臺灣之後才萌生的,為什麼呢?因為透過了比較,當對於其他文化的比較而開始深深的愛著自己的文化。文化難道不該被挑戰、被挑剔?傳統與再新是歷史河流裡必經的過程,我的觀點是我們尚未融合出屬於我們的獨特觀點,而不是否定我們繼有的那些,不是嗎?

  2. 你好:我是覺得這個站扮演的角色,對於很多非專業人士來說,是個很重要的窗口,光看你的文章,並沒有辦法感受台灣常民文化的溫度和力道,我覺得會造成很多誤導,我很擔心,所以才會留言。
      當然文化是一定要透過比較,才能夠深刻的了解,人類學的研究本質就是比較,只是向外看西方文化、中國文化、日本文化,然後指出台灣文化吸吮它們的乳水,為何不像它們?這種質問就我的專業而言,還是太弔詭了,台灣文化就是台灣文化,為什麼不像外來文化就是缺失呢?
      的確所有文化圈的確都受到工業化、現代化衝擊,但南美洲的現代性、香港的現代性、福建的現代性,和台灣都不會一樣,平平都是來自西方的東西,為什麼落地生根卻開出別種花朵?這就是在地性的力量。我們從來不會質疑為什麼印度的佛教和禪學到了中國就成了另一種面貌,現在卻質疑起台灣是四不像,我覺得這是後殖民造成的偏頗評價。
      我還是覺得文化不應該有價值判斷,它是今天這個面貌一定有它的歷史社會背景,不是光憑策略就能動搖的,昔日五四運動就喊過的德先生賽先生,喊得震天嘎響,社會還是依然故我,就是一個例子。今日我們的文化越來越趨近西方,不是因為先前五四學者們說過什麼,而是我們的社會經濟政治都不同了,自然會有新的文化形成,所以為什麼我們要批評"文化"本身呢?它終究只是症狀,不是病根。
      另外很多人沒有離開過台灣的土地,就深愛著台灣,我就是喔!

    1. 謝謝你肯定我們在專業的學術論文界之外的角色定位,然而我想先演繹下我的邏輯。我認為文化被比較、被挑戰,再去回應,這樣的過程,是一種文化進程必然發生的事物,無法不讓它發生,但這不代表我表示「不像外來文化」就是缺失,假若我認為不像外來文化就是缺失,我就不會用三島由紀夫的故事作為文中的寓意。我認為最大的問題是,全球化後的文化衝擊就像沙的流動,房子的根基如果夠穩,那麼沙只是作為一種單純的恆常的現象,流過了,把沙作為資源,或無視都可。然而,若房子的根基不夠穩固,沙暴過來的大雨,讓沙變得狂暴,房子一下就倒了。臺灣的多元性,是非常美麗的,但我們的多元,對於許多人來說的狀態,有人說是因為政治挑起的文化對立的關係,我的觀察則是尚未妥善對話的原因,內部文化的子集合,往往還無法達到尊重、共生、共樂的狀態。如你所說,這無法歸究於任何一個人的策略,而是文化的有機發展,然而,作為今天的無數個人,我們的每一個人都對有機體的方向有影響的可能,臺灣的上一個30年,太多人的精神關注在單純的營利,今天若回過頭來,能在下一個三十年,多上更多的人,開啟多元之間的對話,這絕對能為我們融合出一種獨特、平和、更為飽滿的風彩。

      以下為詳盡指出我的思考。

      我想,我於文中引了李安的那封信,就代表了我的立場。我並沒有說「不像外來文化=缺失」,我指出我們現在的巨大問題是是「執於一個觀點」:

      『翻開這塊土地上這一百年的社會變遷,是如此的多元,然而我們習慣用單一的意識型態去思考這段歷史:中華文化主義的人看不起西方的自由民主,西方中心論的人看誰都說封建,卻到頭來不知道封建是什麼意思,獨立的意識型態,容不一下一絲我們的內部中國特質,掌握內部中國的人,往往又忽略了屬於這塊土地的特殊感情,活在海島上,卻以大陸國家觀點來思考,想要在全球化的今天一番作為,大家卻又習於只向島內看,在這樣的混亂與矛盾當中形成的空缺,便由「消費主義」、「資本主義精神」接管了思維…』 —引自內文

      就像你說的,這塊土地很棒、很美,我並沒有指出我們一定要「像誰」,我反而指出我們應該「整合出一個自己」,就像一個人,他有許多的性格,但臺灣目前,就像是一個人生氣的時候以為自己易怒、傷心的時候以為自己憂鬱、開心的時候不懂得難過,但,一個人本來就有他的不同面貌,在全球化大張旗鼓的今天,如果我們對於自我的認識,是很容易迷失的,舉例來說吧—

      我跟一個巴西的朋友聊過,他一直很不解一件事:「為什麼全世界都要說哥倫布『發現了美洲』,我的祖先世世代代住在這裡,為什麼我的課本上也會寫著『發現』?這兩個字?」

      我們的歷史也是,我們有著不一樣豐富的文化,在這個地理界限、生活的文化圈當中享有眾多的文化,套用日本現在最流行的精神:「共生」,文化的一可能性是是融合的、而非執於一己的,然而現今回首,我們是否弔詭的陷入一種狀態:我們的交集組成了臺灣的文化,然而不同的圈子只以自己所持有的子集合,便說那個叫臺灣的文化,那正是我們就像天主教內部曾經發生過的爭吵—-到底神父在行聖餐禮時用拉丁文說「我來到了這裡」,是指耶蘇來到這裡,還是神父來到這裡?為了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過戰爭,臺灣的內部是不到戰爭的誇張,但的確缺少了尊重與溝通,少了太多對話與欣賞—就像你單心我這篇文章會導致的結果,儘管這不是我這篇文章寫成的用意。

      那麼,為何如此?我的觀點是,不巧這是一座快速發展的島嶼,初來乍到的不同族群,在好不容易可以開始進行對話的時候,工業就來了、大賺錢潮了。

      今天,我們許多年輕人意識到大賺錢潮已然退去,卻陷入到了一種迷失當中,不明白自己的意義是什麼,文化的角色就顯得重要了,它造就了文化圈裡的人對於生活、生命的想像,他對於人在資本主義的生活之外,更多的可能性,相對於科技給了人的便利生活的選擇權,文化給了文化圈裡的人對於生命的可能性的選擇權,然而,我們如今對於文化的想像,若有一天,這裡從「只有我的文化才叫臺灣的文化」融合成「我們的文化叫作臺灣的文化」,從片面又破碎,變成了整合又深厚,誰不認為這是美事一樁?但這樣的進程,有賴「有機體」的進展,但這所謂的有機,並不是無法影響,而是來自於這個文化圈裡頭的千萬人的決定、選擇、遺留,一種動態的新面貌。

      未來臺灣可能會有更多的「飛特族」,內部的產業的崩壞,許多人離開了這裡,去到海外工作,這些年輕人會第一線受到海外文化的衝擊,而同時,MOOC等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讓國外的教育有辦法成為更年輕一代的人的學習機會,我們所看的文章,許多都是吸收了不同文化的觀點(拙劣之作則為胡亂翻譯),然而,一個吸收的過程,可以是混亂而隨機的,也可以是帶有一種貫穿全局的主軸,那個主軸就是擁有獨特價值主張的觀點,故我於文末提出了:

      「文化個抽象的東西,但當問到「生命的意義」,我們都是茫然的,當我們試著去詮釋所謂「我是誰」、「我想做什麼」、「我該做什麼」,往往脫離不出自己屬於的文化,生病的文化帶來生病的生命意義,豐富而有深度的文化,帶給人的卻是不一樣的風景,全球化的今天,文化的接觸無法避免,然而帶著自己的獨特主張與他者交流,用著臺灣的價值主張去「策展」這個全球化,或許能讓李安所說的迷人的回味,讓世界看見,而不只是讓許多工業家把這塊土地當成廉價的代工廠。而這樣的價值主張,有賴於我們每一個前撲後繼的過客,留下的點點滴滴去累積了。」

      比較抱歉的是,這篇文章懷著批判的力量的時候,似乎沒有辦法傳達出我們固有的文化的生命力與溫度,但我想,作為單一篇文章,這篇文章點出其憂慮的點的角色已經達到。而這也不是只是Wondero討論文化的唯一文章,請您安心。

      by Paul

  3.   我想我知道我們爭論的癥結了,我所謂的文化是中性的,而你想要探討的卻是對於”文化”的意識形態,那當然是可以討論的。
      只是在你的文章中,這兩者卻是混為一談,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擔心。我又仔細看了一下,我想問題出在下面兩個段落,我逐一回應我的看法:

    你的原文:我們有了內部的中國文化,因為國際政治的懸而未,許多人不敢去提取,反倒是那些最沒有完整繼承到這塊文化的國家卻特愛用來行銷。我們有了內部的日本文化,卻多半只剩下輸入日本的商品與內容,而未從中精煉出屬於這塊土地的原生精神,我們有了內部的西方意識型態,卻只把民主、資本主義、經濟發展掛為神主牌,而不去討論這些事物的利與弊,作為科技島,沒有低薪而廉價的我們,現行販賣的電子產品不知道貴多少,但我們卻還沒發展出普及人人的科技教育與科學精神。

      中國文化是我們難以抗拒的,比如說費孝通提出的差序格局,依舊是台灣社會的基本原形,而我們甚至有各種不同的制度來維繫這個文化,如宗親會,甚至許多大學今日仍有的家族、學長學弟制,都是擬制親屬的延伸,這都是來自中國文化,我們提取得非常厲害,而且應用在各個場合。
      全球化本身就是以商品全球化跑在前頭,政治經濟遠遠不及,只是為什麼是日本商品?而是不是美國?不是德國?不只是地緣關係,而是日本殖民留下來的文化與記憶讓我們對日本商品產生好感。某些好的日本精神是留下來的,由其在許多上了年紀,受過日本教育的老人家身上,他們雖然已經快要凋零,但他們會把日本精神的部分交給後代,我就殂我外公身上學到很多。
      為什麼我們學不到西方的科學精髓?有一個原因是,中國本身流傳數千年的思維模式,跟西方的科學大相逕庭,隨意拿出任何一篇古代有名學者留下的文獻,我們常常只能很矇矓地了解他的意念,因為中國一向不偏重邏輯性系統思考,所以我們在這個層面的學習,跟來自西方傳統的人相較,自然是較為吃力。但中國提供了一種西方沒有的思維方式,泰半來自老子莊子,個人與世界徹底融合的想法,我覺得在資本主義將地球資源消耗殆盡之後,或許是下一個世代的重要文化資源。

    你的原文:中華文化主義的人看不起西方的自由民主,西方中心論的人看誰都說封建,卻到頭來不知道封建是什麼意思,獨立的意識型態,容不一下一絲我們的內部中國特質,掌握內部中國的人,往往又忽略了屬於這塊土地的特殊感情,活在海島上,卻以大陸國家觀點來思考,想要在全球化的今天一番作為,大家卻又習於只向島內看,在這樣的混亂與矛盾當中形成的空缺,便由「消費主義」、「資本主義精神」接管了思維。

      這段跟我的觀察是大相逕庭的,你所擔心的,我想是媒體上、教科書上、文獻上呈現的依然爭執不修的大傳統,但我認為台灣不在檯面上的小傳統交流,其實是很活絡的。我可以跟朋友討論自己台獨的政治傾向,也可以傾聽外省朋友聽到”連爺爺~你終於回來了”的感動,不是因為我的政治傾向兩頭草,而是我跟外省朋友其他層面的情誼讓我們可以互相尊重。
      有的時候大家會有在大傳統上的爭執,我想一如你所言,是溝通不足,但有時候也是"認識不足",如果你所謂的中華文化主義者,可以了解自由民主是工業主義發展的基石,去了解:大家要吃飽、民主不能少,就會比較客觀。如果西方中心論可以了解差序格局在中國的全面性影響,而接受家族式公民社會是華人文化圈必然發展的方向,就不會再咄咄逼人。至於島內、全球化,我覺得都是應該觀注的角度,不容偏廢,也沒有一個國家能拒絕「消費主義」、「資本主義精神」(像我恨透的資本主義還是不由自主過度消費),那就讓大家去討論、去吵,總會有個結論,我其實是樂觀的,因為文化是有機體,它會找到最適合現行社會的姿態。
      最後,再次謝謝貴站在我不專業的領域提供很多寶貴資訊(有關於三島由紀夫那段故事真的很精彩),謝謝你們的用心經營。

    1. 另一個夥伴Gary也有些想法可以討論,他晚點用電腦會再打上來。 Wondero能做的不多,只是激起討論,我想我們其實對一個大的問題的不同面向進行討論,就像有個丹麥物理學家說的…「小的真理的反面是矛盾,大的真理的反面卻還是真理」,只是角度的不同,從您文章的脈絡中,您似乎是專精於人類學研究的? 與您這樣大量累積的觀點進行討論,我的收獲非常的多。

      而我最近在構思的脈絡是這樣的:社會的機構化問題。

      如您所說,在大傳統的裂解之外的交流是非常活絡的,就像莎翁筆下的羅密歐與朱利葉,兩人相愛,但在所屬的兩個社群集團卻是無法彼此尊重的抗爭狀態。

      不巧的是,而臺灣在這三十年,已經如同在社會學家涂爾幹已經是一個高度分工的社會,年輕人自離開家庭單位,進入的多半是先是一個有特定「文化意識型態」的機構:義務教育,而義務學校之外的進階進修領域如大學,或是企業等,臺灣目前的局勢都是「大型機構」,我們在當中所由對於文化的認知,回饋到行為的反饋,往往就進入了變成片狀、單一化的情況,這或許就是在大型機構的社會裡「社會化」的過程吧,文化的對話角色,常被大型機構掌握了。而臺灣作為一個大的單元可以互相溝通的階段時,計被這樣的高度分工社會接管了,我想這也絕非是單單臺灣才會面對的問題,然而生在這片土地,我想做文化史的或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甚至是一個對於生活較敏感的人,都會期待這些大傳統從裂解的分歧之中,進行更多的互動,這會是一件美妙的事。

      by Paul

      1. 您好,我是Gary。

        之所與Paul聊到三島由紀夫,是認為台灣、日本,有著不少相近之處。就像上面提到三島由紀夫那句「日本人發財了,得意忘形,精神卻是空洞的,你們知道嗎?」,套到十幾、二十年前的台灣,也毫無違和。

        不論台、日,過往因繁榮,那層精神空洞得以被金錢、物質掩蓋,但在經濟逐漸走向衰退的今日,空洞馬上又顯而易見。社會主流價值似乎鮮少思考「如何填補空洞」,而是想一再追求物質與消費,來「掩蓋空洞」。

        而最初和Paul聊到這主題,是比較接近閒聊,所以用詞比較不精確。其實在我們討論過程中,除「文化」外還出現過「哲學」「思想」「價值觀」等詞。這些詞彙,其實都在指涉一個相近的事物,只是這三個詞,都很難準確地表達。

        事後想想,或許選用「價值觀」一詞,較能減少誤會。因為我們欲透過本文表達的,即為台灣人應發展專屬於自身「價值觀」的重要性。

        先前提到的精神的空洞,認為必須由發展價值觀來填補,所謂「價值觀」就是每個人看待世間萬物的一套準則。舉例而言,像是「工作對你而言是什麼?」、「愛情對你而言是什麼?」、「家庭對你而言是什麼?」、「社會對你而言是什麼?」、「國家對你而言是什麼?」,這樣的問題。

        人的行為,往往都是「想」過,才去「做」,有了思想,才有行動。但在我眼中的觀察,當今台灣社會瀰漫著一股,只去「做」,而不去「想」的氣氛。在鮮少思考事物對自己的意義下,就先盲目地去追求。許多人不知道為什麼,就莫名其妙地讀了大學、考了研究所,找了工作、有了小孩,但到最後才發現,自己似乎從沒想過,「這些東西到底是否為我所想追求的?」。盲目的個人,形成盲目的群體;盲目的群體,構成盲目的社會;盲目的社會,使人們更感不知所云。

        而除此之外,當今台灣更糟的還有主流媒體推波助欄。他們有意無意間,形塑出了一套價值觀,而也許多人就把它奉為圭臬。先不論那套價值觀是好是壞,光是沒有經過思考,就讓人們盲目接受這點,就已使我深感惶恐。

      2. 我的碩士學位上有"文化"兩個字,但我看的書很雜,人類學是其中一支。^_^
        我覺得信仰、信念,這兩個詞彙,因為帶有理想色彩可能會更接近你們所想要說的東西。
        我最近也是看完新聞後常常覺得惶惶不安,核四、勞保、醫護崩壞、工運、農運,資本主義社會是個標準的卯吃寅糧的機制,他夾帶的大量的外部性成本和的掠奪性,是不可能永久運轉的,偏偏這是目前世界各地最盛行的一套,因為你不搶,就是被搶,沒得選。
        想靠投機事業(如股票房市)一夜致富的人太多,真心想為人類打造美好未來的人又太少。人類的未來又該何去何從?
        的確,如果這個社會上大多數的人仍然抱持著"成功就是賺大錢"的價值觀,這個世界就永遠不會改變,只是我也想相信,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平凡的好人,會在物質條件不佳的背景下,做出良善的決定,我期待這些人的信仰和信念會在未來發酵,在地球真正崩壞到無可挽回之前。

  4. 嘿! 大家~ 有人還記得這片土地的原住民們嗎?
    當我們在講文化的時候是不是自動忽略了一直住在這土地上最美麗最有生命力但又最脆弱的一群人? 當我們在講文化的時候是不是往往自動對焦那些大量的強勢的文明而忘記比較小聲音很容易被蓋過的一群人?
    不要忘了 原住民也是台灣文化的一部分 很重要很重要但常常被犧牲被遺忘的一部分…

    1. 有的,Wondero也有在關注。 之前也有相關的社群分享我們的文章,我們很開心能被這麼精彩的文化肯定。 =P

      BY Paul

    2. 確實台灣後來的居民對原住民在以往是有虧欠的,但原住民應有自己的覺醒,不能等待後來的居民自己的覺醒,因為後來的居民本身都還有文化.地位的問題要克服,在此情形下由歷史得知,居於弱勢的人,只會被壓下.被犧牲,因此原住民必需公開的表達自己本身的優點,個人才疏學淺,只知原住民在運動.五感.海島生存文化方面的能力非常具有優勢,例如音樂.運動.突襲戰等能力很強,剛好這些都是現下台灣最需要的

  5. 台灣的鄉土民俗 廟宇建築 原住民圖騰…等等不是台灣的文化嗎?
    把國中生的鄉土教材拿出來看看吧!!!
    在一個經過多國殖民…中國遺族定居…只有400多年歷史的土地上…
    妳還奢求台灣什麼?
    百姓豐衣足食~安居樂業~台灣哪裡不好?

    1. 豐衣足食、安居樂業,在全球體系裡,很可能短短幾年就是泡影,文化作為一群生活在一起的調適力的來源,讓大家不只是在教科術上、旅遊時看到這些,而是活在生活中、活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中,這就是我的奢求。

      by Paul

  6. 個人淺見,若把每個國家看做一個人,台灣就是那個年紀還很小,被很多不同的叔叔阿姨扶養過,也被許多年紀較長的哥哥姐姐影響的孩子。 被許多不同背景的人教導過,當然台灣繼承著很多不同的價值觀,而且也會想模仿、看齊其他表現較為優秀的兄長。這些都是必經之路。 而我們都是求好心切,希望這條旅途快點邁向成熟的結果。

    個人認為這個世代就是萌芽的開始。 若把我們丟回30年前,我們恐怕也是在討論如何賺錢與維護生計。 若把我們的父母親變年輕,提到這個時空來,也許他們思考生活與文化比我們還激烈。 因為在上個世代還不具備有思想萌芽的環境,生活第一。(也是有,只是數量應該沒有現在多。) 而我們這個世代幸福多了,開始有多餘的資源與時間,讓更多人思考文化與生活。 (馬斯洛需求模型)

    於是,台灣這個孩子在多年跌跌撞撞後,開始想找到自己的性格,自己的路。

    的確,要內化這麼多不同的文化,都需要有了解各種文化的耐心,以及尊重彼此的同理心,還有時間。 生活越富裕,才開始有較大的"機會"與"時間"來思考這些問題。 但卻不一定是生活越富裕,大家就一定越會思考文化。 有時反而會產生一種"極端",有些人思考文化,有些人卻盲目追求他國文化,或是認定一種文化後就盡力排他。 的確有曾小姐說的,檯面下的活絡交流,但也的確有Paul說的,用單一的意識型態去看待這段歷史的人。

    說到底,思考還是最重要的根本。 透過思考,才會去理解、比較、內化、尊重,進而成長而成熟。 時間是思考的根源,在不用為生活過於忙碌的此世代,我們開始有了時間。 有時間後是否進行思考呢? 我想這就是woundero這樣的平台可以發揮影響力的地方了。 至少,看了諸位文章後,讓我花了一些時間思考,而今後我也會繼續思考下去。

    如Gary所說,我也認為盲從的人佔著絕大多數,更何況還有盲從的媒體。 (盲從的媒體也是盲從的人所組成,由盲從的人帶管理指揮,來討好盲從的觀眾。) 甚至也有大量的人是"盲從的思考文化",認為關心文化是很酷的、很文青、很獨立精神、很後搖的。 似乎在每個時空,這樣的人總是多數,真正努力思考的是少數。 也許"思考少數"的存在條件是"盲從必為多數",如果有一天思考成為多數,我們就不會被刺激成為思考的那一群。

    全部人盲從 -> 激發少數人思考 -> 多數人思考 -> 全部人思考 -> 激發少數人盲從 -> 多數人盲從 -> 全部人盲從(重頭輪迴) 不知道有沒有這種理論或八卦?

    總之,台灣會慢慢長大的,但長大之後是像誰人姿態,還是很有自己的風格? 我想就像曾小姐說的:文化是有機體,它會找到最適合現行社會的姿態。 但當中可能還是需要與其他兄弟姊妹切磋交流,互相砥礪,進而長成最適合自己的個性。

    咱們拭目以待。

  7. 「日本人發財了,得意忘形,精神卻是空洞的,你們知道嗎?」
    這句話最適合套用在變暴發戶的中國以及全世界由窮變富裕的地方,不應該專指日本,臺灣更不用說了。
    這是人類的矛盾點,自己被自己的制度(金錢)打垮,再來個無病呻吟裝深度(精神)。

  8. 台灣文化個人想法,應該是島國文化,第一要思考的是,台灣以什麼來吸引人才?各式人才所需的比例?因為台灣說真的不大,但卻也不小,所以個人的想法,台灣是個很好的技術.市場試驗場所,因為這裡台灣有全世界最不可能有的優勢"文化大熔爐"而且還能相安無事,因此產品成功了推上全世界就有很好的基礎,失敗了損失也不大,當然台灣必需先認清這點,對各種新事物要有更好的接受度,要有更好的安全認證機制o而在談科技.商業.航業之時,還需認知台灣在東海維持其平衡及安全的重要性,如前所言,台灣不大,所以沒有人會認為台灣會發動侵入戰爭,確實台灣也沒這個實力和腹地,也因如此給台灣極佳戰略位置去發展尖端科技,不管是防衛性武器.衛星.商船.飛機,都不會引起別人反感,但也因台灣的各項優點也伴隨著維持東亞穩定的關鍵性少數所必需的責任,因為在東亞要發動戰爭沒有台灣的支持根本無法成功,這就是台灣的責任,只要台灣人有這個共識,接下來的發展就容易多了

    1. 其實最近就有最好的例子,就是釣魚台和太平島,釣魚台因為台灣展示了維持其穩定的實力,告知日本.中國,如向釣魚台發動戰爭,台灣雖無法和發起戰爭的日本或中國直接作戰,確有實力依地理位置的優勢切斷任何一方的補給線,進而改變戰爭,為了東海和台灣的安定,台灣必會向發起戰爭的一方發動切斷補給線的攻擊o在太平島一事上則展示了台灣認知到了中國雖然能輕易拿下太平島,但卻沒如此作的戰略思考,台灣並不愚昧,台灣會在太平島上盡到該有的責任,雖然台灣佔有太平島是一個歷史因素使然,而現在台灣持續佔有太平島可說是中國.日本.美國所樂見,對台灣的直接供獻並不大,但既然是歷史因素讓台灣佔了太平島,而現下台灣擁有太平島也確實能減緩南海的緊張,也大大的減少了大規模軍事衝突的第險,台灣願意在此時此刻扮演好這個角色o

    2. 難得聽到有人從戰略角度與地利位置來切入,學到了! 看來台灣根本是各國的buffer嘛!

  9. 我可以把價值觀等同於意志嗎?沒有自己的價值觀,就等同於沒有意志。台灣是米國養的看門口,一直到上一代都還毫無意志。這代年輕人比較多人有慢慢在思考,但又被惡劣就業環境弄得喘不過氣來,加上本身思考的範疇又太大,很容易會放棄。
    我覺得需要有人從基本大家都會同意的語句開始,根據台灣自己的利益,發展出一套獨立的論述,然後台灣才會有自己的價值觀,自己的意志。

  10. 「改變世界的不是行動,而是認識」 — 金閣寺, 1956
    三島由紀夫最後在東京自衛隊總部的切腹行動,可以說是三島對人生意義的體悟乃至行動的總結。身為浪漫主義者的三島,從小就憧憬著少年維特般唯美優雅的死亡,二戰末期20歲左右的三島要被徵兵卻因醫生的誤診而被判定退役,此時的三島卻有如釋重負的感覺,這種矛盾的心理一直衝擊著三島,也讓日後的三島暸解自己「軟弱」的一面勢必要從對世界的認識中獲得力量而加以克服。武士在外表上既要表現剛強,心理上亦要有所覺悟,以在明天君王無論下什麼指令都要遵守(包括切腹)的前提下,而如何平靜渡過今天生活的心態處事,這也似乎是三島一直在尋找的人生信仰與哲學 — 縱使明天櫻花就會凋落,今天也要開得燦爛與美麗。以作為古代武士的態度生活及行動,既能鍛鍊自己克服對死亡的恐懼,同時也維持著死亡時優雅唯美的形象。而沒有對自己人生意義不斷的反思與覺悟,是無法有上述行動的決心與毅力的,即便是對此如此渴望的三島,也花了25年的時間才做到。個人觀點是突破、創造或改變自我而從自身文化去尋找答案仍是「表」,真正的「裡」是對自我存在的意義及價值做思考,也就是從哲學角度出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