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忽略(Rational Ignorance):服務貿易協定、ECFA、WTO的冷感由來——作為一個民主社會的公民,何苦如此奴隸?

對「理性忽略(Rational Ignorance):服務貿易協定、ECFA、WTO的冷感由來——作為一個民主社會的公民,何苦如此奴隸?」的想法

  1. 感謝Woundero的引用,而且確切了解到該文的真義:我並不是完全反對第三方支付或是詹先生,我只是把資料補全,補足觀點罷了。

    當然,大家習慣看到一個點後就急著往下拖找留言框在哪….

    1. 謝謝小黑的肯定。只有一個觀點,往往流於一種抗爭,但推動一種重大改革,往往需要對話溝通,但目前的議題,多數人仍是「反對者皆為異己」…

  2. 反正大家的理性不會跨及公領域,會來擔心,終究只有因為公共政策直接衝擊的少數人。
    「,會來擔心」這句有點不順,是什麼意思呢?

    1. 我也覺得翻成「無知」會比較好一點。
      大部分的情況下,大眾對於事件的情況是一無所知的。

      但看過內文之後,反而覺得「忽略」也很恰當。
      因為仍然有人對於情況是全盤瞭解的,但卻沉默不回應。

  3. 您好 請問文內「溫水煮青蛙」的半盲文化的超連結是否連結錯了呢?我點開都是吳導「臺灣人的最大問題,就是假裝沒看見。」

  4. 哀…大部份台灣人的奴性太強,總要等到真正實質的影響自己時,才會看清。

  5. 問我們對於如何決策的意見?就是這種白癡說法殘害了我們的民主,一堆草包不懂裝懂在那邊七嘴八舌。政府公開也好,不公開也罷,總是會有一些政客、民嘴、媒體見縫插針,民眾看著看著也跟著恣意謾罵。民眾素質就是如此,要是我是政府,我肯定也來這招,不然光應付想分杯羹的政客、想拐騙民眾吸引注意的名嘴和媒體,事情都不用做了。我不是說馬政府這麼做一錠是對國家好,而是人民素質如此,不夠那個格就不要要求那麼多。就算今天每件事公民都能參與,但是處理效率因此低落,我們也一樣是在罵政府,既然都是要罵,乾脆就讓這個民選總統做下去,冷靜地承擔投票結果的好和不好,並在下次投票的時候做出改變。

    1. 樓上我想你對於這篇文也許有些誤解?
      你提到:"而是人民素質如此,不夠那個格就不要要求那麼多。"
      我不是很清楚你意指的人民素質是哪方面的素質
      但我看完這篇文章,我理解它所要表達的正是: 人民是具有理性思考的能力的,只是這種思考能力因為資訊成本過高而對於公共事務冷漠.
      你提到說:"政府公開也好,不公開也罷,總是會有一些政客、民嘴、媒體見縫插針,民眾看著看著也跟著恣意謾罵。民眾素質就是如此" 我想你要表達的是,人民易受到名嘴,追求私人利益的政客的誤導,導致討論的素質低下,還不如不要讓人民提出關於決策的意見.
      然而,人民易受到名嘴,追求私人利益的政客的誤導,不正是因為人民沒有接受到正確的資訊,所以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所以才會聽信民嘴媒體隨之起舞謾罵嗎? 如今天如這篇文章所言,我們獲得足夠的資訊,並且人民將理性擴及到公共領域參與討論,當每個人擁有自己理性思考的判斷,就不會被媒體操弄而對於政府決策只會批評,不是嗎?

      1. 所以這位主張「人民沒有理性思考能力」的訪客大大,您算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民嗎?謝謝。

  6. 關於 Bertolt Brecht 那段引用其實是有爭議的,可參考 Wikiquote (被歸類在 disputed and citation needed)。雖然這類引言頗具醒世效果的,但真實性仍值得商榷。類似的無出處引言可參考 (例如這個比較有名的):http://samarobryn.blogspot.com/2012/09/blog-post_24.html

  7. 統計看看"人不為己天諸地滅的人"佔人口比例有多高,才知道理想會不會實現,人性變成了奴性
    話說回來,現行的民主本身就很好笑
    ㄧ間公司的老闆由誰來當,什麼時候是全體員工來決定了?
    人本來就分為普通和優秀,我相信大部份是普通,少數是優秀,為何讓普通的人來決定誰比較優秀,讓普通的人來幫優秀的人決策?
    更不用說選舉,根本邏輯上有問題
    大部份人都會誤交損友,知人知面不知心
    要瞭解一個人要花多久時間?!
    選舉讓人透過平面媒體去認識幾個人然後從這幾個人裡面選ㄧ個出來當你公司的老闆。。。
    明白人就知道作秀的重要性

    1. 因為政府主管的是公領域,公領域直接面對的是從教育到收稅的公共議題,不過你問到了現行資本主義制度的一個重點=P

    2. 回應"ㄧ間公司的老闆由誰來當,什麼時候是全體員工來決定了?"
      付錢的是誰?是公司 是老闆~所以老闆有權選擇誰當自己的員工~
      但政府官員領的是人民的錢~付錢的人民才是老闆~所以人民有權選擇誰當國家領導人啊~

  8. 如何知道資訊是「正確的」?光是如何驗證資訊的正確性就是個大哉問了,還想要搞個戶說於民?真按這種「理想」去實踐,什麼事都不用做了,整天辯論即可。要實踐這種「理想」並非不可能,實行奴隸制吧!

  9. 「台灣怎麼個好法?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覺得自己在這裡自然正常的生長,她的好,是一種理所當然,沒什麼特別,也沒有什麼不對。隨著年歲漸長,又長居在外,對台灣的情感越來越抽象純淨,既是一種思念與回味,更是一種內斂,深切而稠密的依戀。台灣什麼都有,卻什麼都不搶眼,自然,親切,誠如清粥小菜。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歷史與地理因素,養出台灣這麼多好人,真是Nice!。雖然她有她的難處,但身為台灣人我很珍惜。謝謝台灣的養育與滋潤,我願意為台灣付出!」 by 李安

    這是在江蕙演唱會上,李安寫給台灣的一封信。
    台灣真的很棒,不論出國幾次,每每回到台灣,那種回家的感覺真的無可言喻。

    文中出現的"理性忽略",我其實有點不同意,東方人的文化還是有些閉俗,大家很多事情還是只會默默放在心裡,說真的誰不希望自己的家越來越好,但礙於現實,台灣的掌權者,越來越不知民間疾苦,往往自我感覺良好的態度,難道光看數據就可以看出一個社會的環境是如何嗎?這道裡大家都知道,但為什麼我們的領導者會有這樣的思維?台灣的官商勾結越來越嚴重,在上位者關起門來自己玩,規則自己定,每個人都只想拿好處,以往的法律也再也不正義,今天假設有人真的跳出來抵制說話,也是馬上被遮蓋掉,法律不再保護人民,沒罪的有罪,有罪的沒罪,試問這種情況下,只靠零星的野火,是要如何變成一把大火?久而久之慢慢的大家只好顧自己就好,懂法的人才會玩法。今天的在上位者,一字排開哪個學歷不是赫赫有名,但會念書不代表會溝通,這是一個很大的盲點!台灣的教育是真的出了很大的問題,本末倒置,教育重的是人格養成和發展,不是教你考100分。

    所謂的教育,就是要培養人的自我決定能力,而非為了適應傳統社會。教育首先,甚至不是為了傳授知識與技能,而是要去喚醒學生的力量。

    —費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

    教育的代價很高,但不教育的代價更高!現在的台灣就是在承受著這樣的代價,如果再不去修正和改善,以後的情況會更嚴重。上個年代的家庭往往都因為沒機會唸書,所以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越念越高,但在唸書和孩子成長的期間往往忽略了最重要的人格養成和行為教育,現在這樣的情況也是持續著,這是很危險的。在讀書人的思考邏輯裡,任何事就是白紙黑字寫清楚,不論是對的或錯的,都只是用自己的觀點去想事情,加上在台灣反對的聲音往往都是為反對而反對,雙方都無法很客觀的去就事論事,才會導致很多事情惡性循環,連法官也是不食人間煙火,只會依自己的觀感去判斷事情,無法感同身受,台灣今天會走到這一步,真的是人人有責,這是全民的責任!住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有義務讓她更好!這是我們的根、我們的家。

    “不是書念得多就會溝通"
    唯有長時間的生活累積和感同身受的體悟,才有辦法做出正確和有效的溝通,這也是目前台灣的在上位者所欠缺的。術業有專攻,我書念得不高,但我尊重每一位專業領域的人,不懂的一定去請教,人人都是老師,人人都是學生。希望台灣能越來越好,政府能多聽聽人民的聲音,我相信台灣人不會故意去默視這一切,同時一定也有很多人在默默的付出,但有時候人就是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唯有透過教育,才能讓社會中的每一個人,真正的為這片土地挺身而出!

    1. 謝謝你讓我看到了李安的信,也感謝你提供了很棒的觀點,剛分享給許多身邊的朋友!

      也寫一篇文章有用到李安的信:https://woundero.wordpress.com/2013/06/28/culture/

      by Paul

  10. 23樓說的很好,教育不能單單只是國英數社自,更重要的是教會他們關心社會問題,思考問題,解決問題。

  11. 我覺得討論"理性忽略"這一部分時,可以透過將"理性"琢磨得更加細緻,令文意更加清晰:

    “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將合理性分為兩種,即價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價值理性相信的是一定行為的無條件的價值,強調的是動機的純正和選擇正確的手段去實現自己意欲達到的目的,而不管其結果如何。而工具理性是指行動只由追求功利的動機所驅使,行動借助理性達到自己需要的預期目的,行動者純粹從效果最大化的角度考慮,而漠視人的情感和精神價值。"

    如果把以上兩個對理性的界定,與"理性忽略"作聯繫的話,就會清楚知道,"理性忽略"這個詞語中所說的理性,實際上就是指"工具理性"。為甚麼我會認為,這個細微的區別是重要的呢?這是因為這個區別會影響到以下這句說話的意思。

    “當瞭解一個知識所花的成本,比這個知識可能帶來的潛在益處來的高的時候,人會理性的選擇不去理會那個知識。"

    是的,如果根據文中的脈絡,固然可以稱與長輩談環保這個例子中的長輩為"理性的";但如果把理性琢磨得更加細緻的話,那麼這名長輩實際上還是不理性的。簡單來說,如果把理性分成四個區分:全無理性、有工具理性而無價值理性、有價值理性而無工具理性、完全理性的話,這名長輩明顯就是屬於第二區分。在例子中,這名長輩實際上在做的,是"用工具理性排斥價值理性",而這也正正是"理性忽略"的真正意思–“用工具理性忽略其他價值"。用工具理性排斥價值理性,這種人(通常也是純經濟動物)是否真的可以稱得上是"理性"呢?我覺得,用"不完全的理性"或"有漏洞的理性"來形容他們會更加適合。也可以說,他們的所思所想,其實跟"識少少扮代表"、"瞎子聲稱得知大象的全相"本質上沒有差別,只有程度之分。他門或許可以稱得上是理性的,但他們的理性,卻必然是不健全的理性,也必然是不健康的理性。

  12. 我是一個參與勞工福利爭取十幾年的工會基層人員,我想說的是今日的福貿法案導火線,不就是當初的『勞工工作派遣方案』的延伸,〝商人政治〞是腐敗的,《呼籲中下層的勞工新階層》不要上當,●所有政黨●都是踩著您我的老虎,清醒吧!除了表明反對『福貿法案』更應該廢止『勞工工作派遣方案』,台灣的勞工才有未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