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沒有牆的,教室才有。

 

(berlin world  via voice)

 

花了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沉思了臺灣的教育問題,先不論太多教育制度面向的問題,而是回歸到個人面,比起十二年國教,其實我們更擔心這個:身為學生的學習態度。

 

 

「教育是沒有牆的,教室才有。」

在討論十二年國教的時候,我們都「預設」了制度的改變,就可以改變「教室」內的現況,於是「教育」變跟著改變了。

在討論「數位教育」的時候,我們的觀點常執著於如何改善透過「科技」改善「教室」內的現況,而非改善「教育」的情況。

再接著,教育的改變,可以帶來國家的改變。

 

但是,如果個人學習的態度不改變,制度何以真正帶來改變?國家何以革新?

 

 

教育跟教室有什麼不一樣?

 

講到「教育」就想到教室,或許是「義務教育」出現以來,最成功的洗腦魔術之一,由「民族國家」強力推動的義務教育,成功的把我們從「一個完人」分解成了各式各樣細瑣的碎片,國文老師常常看不見文章背後的歷史、地理、科技、經濟、法律、倫理等等的意義,(好可惜,後來都得等自己長大了,回頭再去汲取)數學老師教你數學,但不太懂得跟你解釋學數學背後代表的是科學的基礎(我以前也這樣覺得沒用,但我卻打算等明年好好的、紮實的把數學學好),學物理的會叫你算題目,卻常忘了跟你說物理在講解的是「世界」運轉的理論,學歷史的老師也不會跟你說歷史形塑的是世界觀,更是一個鑑往知來的鏡子,而在義務教育裡,歷史不談政治,卻淪為政治的囚徒。

 

我們一提到教育,你是否想到「一科又一科的科目,在不同的教室裡,寫著不同的考卷?」

那從不是教育,那是教室。

 

之前有提過,我們的偏見是如何形成的?一來是「訓練」帶來的制約,二來是「媒體」提供了我們腦袋絕大部份的背景知識,我們的思考嚴重受到「經驗」跟「媒體」的支配。

而在長大成人的「教育之路」上,我們在「教室裡接受教育」、「課本加老師,就是強大的媒體」,所以許多人跳不出課本跟老師的框架,而我們一想到教育就想到了教室(嗨,是不是跟狗狗一聽到鈴聲就流口水有點類似?)

透過這樣「片面」的「教育之路」,不只是我們身為一個完整的人該有的「系統化思考」被切割成片段,我們做學問、為人、謀生,都被牽引在「教室系統」這個巨大的引擎當中,這個引擎轉著轉著,我們踩在履帶上,進到「教室」,加工後就長出了某個固定的模型。

再多加一題「制約反應」的測試,多少大學生一畢業,是不是就在想「找什麼工作」?

 

很可惜的,「大學」設立的意義本不為「教室系統」服務(大學這玩意的存在,遠比義務教育來得早),然而在政府的教育制度的強力推動下,好比臺灣,大學卻淪為了「高等加工區」。

 

透過以上的講解,我們恐怕都已經瞭解了「教室系統」這個大引擎,有著強大的影響力,讓我們來猜猜,為什麼會有「教室系統」(義務教育+轉形成為義務教育的延伸機構)的存在呢?

為什麼大學這麼早出現,可是卻不及晚出現的「教室系統」,一出現,就有這麼巨大的影響力呢?

 

 

啟蒙與服從

 

或許我們可以從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身來借鏡。其實我們從之前在「好奇心」一文當中提到,許多老師在面對小孩們的時候,常常面臨一個兩難,如何讓小朋友明白,讀書的時間安靜是為了別人好,而不是為了聽話?一些教育工作者如果懶一點,他就不用擔心這個,他只要小朋友知道「聽話」的重要,而不是「同理心」的重要,但懷有熱忱的老師往往會陷入一個痛苦:我該如何繞過叫小朋友「服從」,讓小朋友自發的替別人著想?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矛盾?因為在教室裡,老師同時面對了雙重的推力卻無法察覺,一邊的推力來自民族國家推動的「教室系統」,另一個是身為老師所信仰的「教育的價值」。

這個「教育的價值」,我們可以從Oxford的字典來看,「Education」這個字有個特別的用法,就是「An  education」(一個education),哇?什麼是「一個Education」?意思是 an enlightening experience,一個「啟蒙的經驗」。

不想孩子只懂得服從,而是懂得自發的為人好,老師想「啟蒙」孩子們,但他同時面對了教室四面八方傳來的壓力,他得「讓小孩服從」。

 

如Seth Godin在「教育」的影片裡所提到的,我們小學一年級,上課的第一天在幹麼?起立、立正、敬禮,老師好,儘管我們還不懂得尊敬的意義。

近代民族國家的形成,有賴於繳稅、守法、聽話,服從某個價值觀的順民,如果沒有「教室系統」,民族國家難以維持基本盤。

 

而民族國家很快就發現了「教室系統」的殺手應用。這也是導致了為什麼我們「一畢業」就想到「找工作」原因。

 

 

在Seth Godin談「教育」的影片裡,有稍微提到這個「殺手應用」,而我會開始去思考這一整個議題,其實也是先注意到這個「殺手應用」開始的。

 

約一年前,曾經給過一生要修行的四個R的導師,那時候要求我們每個禮拜都要交一篇類似blog的post給他,我也給了他字數差不多等同現在Wondero每篇文章字數(用英文啦 囧)的文章,當時想說寫也是白寫,便開始研究「工業革命」,誰知道在「工業革命」裡,見識了這個「教室系統的殺手應用。

 

 

教室系統的好處在於,可以教出一堆訓練有素的專家,這些專家只要做好眼前的工作,填補產業的缺口,好支撐國家的產業。

 

之前常分享給大家的「如何衡量你的人生」的影片中,講者開頭提到的便是一個「巢狀系統」的理論,好來解釋他後面要講解的內容。你去觀察社會的運作,你可以假設社會是巢狀、有階層的,最上層、最大的是國家,國家裡有產業,產業裡有各式各樣的組織(公司、NGO、團體),組織,組織裡有團隊,團隊裡有個人,個人則有他的腦袋、思想與心智,層層相依,有如齒輪般的互相影響。

強盛的民族國家需要強盛的產業,強盛的產業需要充滿活力的組織,而在當時,就算必需要有足夠的「Employee」來補齊工業革命的大量的工人需求,民族國家腦筋一動,最好的方法是什麼?最好的方法就是透過「義務教育」,透過「免費」、「識字,吸引國家內的下一代,而且預測下個十年,我們的產業需要怎樣「不同」的工人,就教他們不一樣的東西,最好還有「科學家」可以在一旁研發最先進的技術,資本家到時再吸納先進的技術跟勞力(甚至是人才),跟其他國家的資本家捉對廝殺,並且創造國內的就業機會,人人都有薪水領的時候,自然就有稅金,有稅金?那就可以繼續補貼教育、補貼先進的技術、維持軍隊的武力、給資本家租稅(近代還多了匯率跟央行)的優惠。

 

中間還有很多的細節,隨著年代不同的,但大致的迴路就是這樣。

 

以下會拉比較遠,但最後會拉回「教室」與「教育」,請耐心觀看一下。

 

 

 

民族國家的競爭公式

這是民族國家的競爭公式,要維持強悍,起點便是「義務教育」,以及不幸也被抓進來的「高等教育」,加起來便成了「教室系統」,於是樹起一個又一個牆壁,把學生放進了教室裡,希望他們在成熟之後可以成為良好的戰力,好比臺灣,九年義務教育政策是跟後來的「經濟起飛」綁在一起的,而「普設大學」亦是跟後來現在檯面上的四大產業亦是習習相關的(你唸理工的,會不會有股莫名的聲音,叫你去大廠工作?唸商的,是不是要去當個大公司的管理階級?)

 

簡單來說,教育政策跟產業政策幾乎是不分離的。教育為產業培養了「一堆」專家,這些專家被特化成了只看得見自己領域的事情,被四散到了產業裡,這道理很簡單,量產的工廠裡,一個工人專心顧A螺絲,另一個工人專心顧B螺絲,我們只是被特化成了不同領域,但情況是類似的,因為這樣很有「效率」。

 

 

當這樣的「公式」有效的時候,不只就業率高、人民薪資飛升、國內有大量的就業機會,而政府補貼大公司的錢,雖然花的是老百姓的錢,還會降低老百姓的Welfare,但大公司強悍的時候,這些都會被因為大公司會把賺來的錢,回饋給社會(不只繳給政府錢,像福特在當年主動加薪,且當年西方的公共財,像是圖書館、燈塔、疫苗、公園、港口,政府力有未逮,都是資本家出錢、想辦法)

這一套的公式可以很有效率的讓國家飛起來。

 

但很慘的,以臺灣來說,光是我們隨便能舉的,就有四個大問題。首先,政府要如何預測未來?在西方花了數百年以來綁在一起的「全球化」的今天,未來哪是幾個官員跟專家說了算?再來,商人無國界,他可以透過享受了一切,但不一定要回饋給母國的社會(聯福的工人、你們凍漲的薪水,何嘗不是如此?)再來,補貼學術界,不代表就可以在技術上領先,其中有很多「細節」的問題,像彭老師的部落格講了很多,就不多說了。

 

第四個問題,回到「教室」與「教育」。

當民族國家這套「勝利公式」不works,那我們該怎麼辦?

 

舒適圈與勇氣區

 

教室系統帶給我們的學習,養成了各式各樣的專家,但這樣的專家是在教室裡養成的、被動訓練的、在舒適圈裡學習的,常常難以適應變動的世界。

 

以為「教室」等於教育的人,缺少了那麼點彈性,但不只看到教室,看看到教育的人,卻能隨時從世界的運行、變化,習得經驗,而能夠常保彈性,這些人,可能會在自己的公司裡帶起一分新氣象(前提是公司還沒那麼腐朽)、成為社會的力量,去革新社會裡政府與商業看不到、甚至害到的角落,可能會成為創業者,創造新的產業,成為新的政治領袖,透過民主的程序,由人民選擇他,領導大家做出「正確而非妥協的決策」。

 

 

但這趟過程說來輕鬆,但得歷經很常一段時間的革命,因為大多數的人都活在教室裡,在學習的舒適圈裡,慢慢的通過民族國家預設好的路,一關接一關,成為了只看得到眼前的「專家」,而且還有供過於求的情況,同樣的專家排隊、擠在一起,等著某個工廠般的存在來把他放到他唯一識得的位子上,讓他專心在螺絲A身上。之後我們都估且稱這種活在舒適圈、以教室為尊長大的專家叫螺絲A好了。

 

先不管螺絲A,回到我們身上。

 

在勝利公式裡,我們先是活在教室裡的牆之中接受「教育」,再進到公司的牆裡工作,下班了,回到家的牆壁底下,到哪,都在牆的陰影下,我們依賴著牆壁,定義出一個舒適的範圍,在那個範圍裡,試著爭第一,卻不曾想過走離那個範圍。

 

 

於是,我們在教育我們的下一代,要一生活在牆的保護之下。從義務教育開始,上學的第一天會覺得不自由、會怕、會哭,但久久就慣了,有牆真好。

 

但問題在於,世界變化的太快,這個「牆」太容易倒了。

 

 

在牆倒下的年代,這時候需要很多的人一同走到黑暗的路上,協力一同築出新的未來,然而,我們從「上學的第一天開始」,就習慣了「牆」的存在,現在牆倒了,卻沒有人敢踏出當初圍下的界限,守著窠舊,守著安全感,寧願淋著雨吹著風,也不願意跟其他人進到勇氣區裡,一起蓋起新的屋頂。

 

人類的歷史上,每個文明三不五時就會走到這個節骨眼,這時候需要勇於挑戰的精神、社會的互信、人心的坦誠、遠見的領導者帶著大家一起離開舒適圈、懂得回饋的態度、同理心,才能一同攜手走過,而不是依賴著空頭的制度、補助經費、研究。無論是制度、金錢、先進的技術,都是「人」在用的,缺少了身為社會的本質,人都不和,這些玩意根本運作不了。

 

身為一個學生呢?能不能跳出舒適圈?「教室」就是你最大的舒適圈,要重拾教育,而不只是專心在教室。分數是個簡單的衡量機制,是「教室系統」在訓練專家的時候很有用的衡量方法,但想想上一個專門做螺絲A的專家,在螺絲A被淘汰掉之後,該怎麼辦?

 

萬一做螺絲A的專家,在當初的時候,可以知道螺絲A背後藏有更多的知識、經驗、應用,他思考一下、學習一下,是不是能夠Pivot,做出螺絲X、螺絲Y?甚至他根本不做螺絲界的專家了,而是應用背後的經驗去做別的?就像賈伯斯後來把「字體學」應用在麥金塔上面?

如果可以超脫舒適圈的牆壁,專家不會再被稱作螺絲A,他會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不再自稱、被世人只記得叫專家。

 

 

 

認識的人以學生較多,所以用認識的學生們來總結一下這一整篇文章。

 

 

 

不一樣的學習態度,不一樣的方向

 

想要適應這個快速變動的世界,從歷史的軌跡來看,活在舒適圈裡不是個好選擇,捲起袖子走到勇氣區裡才是,然而從「學習」的時候,卻已經分成兩種人,而學習決定了成長,學習決定了一個人的行為,學習決定了一個極限,舒適圈的學習帶來舒適圈該有的極限,勇氣區的學習帶來了不止息的改變。

 

 

之前曾經在Wondero上發過一個狀態,那時候寫著「我發現身邊的學生,有的已經畢業了,卻不知道自己要幹麼,但有的還在唸書,卻已經試著透過解決社會的問題,創造價值,從中養活自己,也就是說,他們已經在創造自己的工作了。

 

這兩種的學生,是接受同樣的一套「教室系統」,還可能唸一樣的科系,卻朝著完全不一樣的方向。Why?

 

我們來以這段觀察收尾。

 

 

我發現前者活在教室裡,後者活在教育裡。

前者負責把分數跟升學搞好,順著水道流到了阻塞的產業渠道,後者的分數跟升學不一定比前者差,卻花了更多的時間在教育自己

前者遇到了沒被教過的事情會不知所措,後者遇到了沒被教過的事情,會試著找出辦法

前者活在群眾裡,後者擅於獨立思考

前者唸著該唸的課本,後者則用好奇心看著世界這一本大書

前者關心牆裡的世界,後者關心世界

前者喜歡依賴牆壁的保護,後者喜歡為他人蓋起遮雨的屋頂

前者以為教室就是教育,後者知道教育是沒有牆的。

 

Edit by Paul

===========================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歡迎來我們的粉絲專頁點讚!

 

 

 

 

 

 

About these ads
發表留言

31 則迴響

  1. 訪客

     /  2012/11/23

    看了這篇文章 完全說到心坎裡 謝謝!
    進入補教界 今年已經第二年的(菜鳥老師)
    從小的教育環境、父母期望和自己的學習態度讓我成了"活在教室裡的人"
    在離開大學的那年我才真正了解過去的所有都是錯的

    我現在身為老師,總是期望能夠成為"好老師"
    改正小朋友的學習態度、多元化教導
    無奈還是敵不過臺灣現在的教育環境

    我滿腔的熱血
    總是被家長對於小孩成績的要求、老闆想要的學校第一名獎狀給打敗…

    回覆
  2. 辛苦了樓上老師,好老師的定義對每個人不同…相對地期望也不同….真是為難了老師們 (嘆氣) 雖然已於教育系畢業(去年),剛踏進社會,驀然回首過去,我的感想只有「無奈」,因為我曾經是教育的奴隸,眼裡只關注考試,爲考試而考試,不斷洗腦「要唸好書,否則將來沒工作」,我只覺得很痛苦,儘管我反抗多次,最終只能屈服家長老師的期望,不過,值得慶幸我還是保有「勇氣」,我不斷告訴自己,不要讓自己被人家洗腦到都沒有主見了!被人家牽著鼻子走!我對臺灣教育有太多太多的不滿,只能無奈的份。

    回覆
  3. 訪客

     /  2012/11/23

    好理性的分析~其實我們也一直努力成為好的示範 讓學生相信學習的價值…只是時代改變太快 我們也容易孤立無援…幸好網路上有你們這些熱心的有志之士真幸福

    回覆
  4. 神無月

     /  2012/11/23

    好長~~不過寫得很好…

    回覆
  5. DACE

     /  2012/11/29

    我想跟原作者您提一下
    小弟我是個教師 同事與我們在課餘時間多少都會提到學部分單元的背後歷史及意義在哪
    這點我想是沒有問題的,只差在到底有多少人像我們一樣教導學生
    這其實對學生頗有一定的吸引力
    畢竟像是說故事般的輕鬆了解
    通常也會記的比正課還多

    回覆
  6. 我ㄧ直很想對這個標題做ㄧ點分享,由於我曾經設計的主題探討了教育空間的設計以及研究了ㄧ些關於“牆”的關係。或許和這篇文章實質上意義並不是特別相關,但就是單就不同的角度來看這個標題分享嚕!

    從各個資料看來,台灣對於教育相當封閉,從空間的角度來看,標準尺寸的教室,單邊或雙邊走廊,超過兩樓以上的建築體,超過 180cm的圍牆,操場(日治時期的遺留),儘管學校開始因為校舍老舊開始重建,卻只是把外皮重新調整,配置依然不動,甚至,圍牆整修後變得更高。

    歐美相對來說卻是完全相反,開放的校園,關鍵在於和社區的結合,這點在日本新建的校園裡也都可以看得到,不斷的再挑戰學習環境的範圍,以及和”社區”緊密的結合。 甚至有的學校不需要操場,或是運動場,因為他們社區的公園都有這些。
    社區這個概念在台灣幾乎是完全看不到,但我認為,社區卻是整個監督學生成長,以及打破圍牆的關鍵。

    從建築的角度來看,超過兩樓以上的建築,人們互動的機會會減少,有圍牆以後,鄰里關係失去連結,比喻來說,究竟是早期的治安比較差?還是現在的治安比較差?在人們努力設立警局派出所以及文化水準的成長下,為何圍牆築的比以前還高? 而社區的互動,與教育之間的關係在於,自己居住的城市,究竟有幾條河?幾條溪?住在哪ㄧ區?為什麼叫這個名稱?歷史,文化,地理氣候,這些知識,就是要從環境開始,學生離開學校後拒絕學習,社區不存在,無法共同監督孩子的安危,無法共同教育孩子“生活”。學校與社區無法共同分享資源,互相合作,所以學生必須在學校待到父母下班,晚上再去補習?

    ㄧ直都待在建築裡面,怎麼會知道風從哪個方向來?太陽從東方升起,但是東方在你家裡的哪個方向?(這還真的很多人沒注意過)
    打破牆,學習才會變得愉快,知識在生活上可以看得見,勝過紙上談兵。

    回覆
  7. pnjle6587

     /  2013/02/24

    最古老的教育,老師跟學生其實不是固定的角色,就像聞道有先後那樣,知道得比較多的人就是老師。
    今天的教育系統,是為了因應工業時代,幫工廠製造出合格的勞工而衍生的產物。
    但是現在已經脫離了工業時代,邁向資訊時代,在學校學到的東西,可能還沒學完就過時了。
    因此Learn how to learn是這個世代最需要學習的課題。

    回覆
    • 希臘的老師,還曾經有奴隸呢。

      資訊時代的Learn how to learn非常重要。

      回覆
      • Learn how to learn. 在學期間最怕的就是當對問題 (ex. f(x) = x + c) 背後所代表的意義時被老師說: " 背就好,不要管那麼多。"
        台灣的教育最成功的也許是讓受教育的人在接受之後,會更加愛戴並且擁護這個系統;對於任何可能傷害到系統的改變都會加以排斥或試圖同化,使得真正的改革寸步難行。
        當大學也淪為系統的一部分是最讓人傷心的。
        鼓勵 know why、鼓勵 know how、鼓勵 know how to 是台灣最需要的。

    • 訪客

       /  2014/08/29

      很久以前我也是這麼想的
      我認為我跟老師的關係應該亦師亦友
      我國一到國二的老師還不錯
      雖然不是很愛跟我們狂說但還是會提到
      國三(今年)換了個好像把自己當國王的班導
      完全沒討論餘地
      就像某個名人說的a+b=c是對的但b+a=c也是對的
      他就想硬套公式一樣一定要照他說的步驟來
      很煩

      回覆
  8. chinyuan

     /  2013/03/21

    其實最可怕的是那種專制年代產出的管理者、老師跟家長… 思想封閉,又很想控制人。(看看我們官員的樣子 大概就能理解這個國家是怎麼回事)
    祝福新一代的學生們能自己找到路衝出那道牆

    回覆
  9. 訪客

     /  2013/04/12

    I am always encouraged and get WO~ in your articles. Hope you are all well and wish I can have helpful respond in some days.

    回覆
  10. 訪客

     /  2013/07/18

    文章非常有趣,讓我不斷點擊其他文章……有機會的話也希望可以看到你們出紙本書籍

    回覆
  1. 為什麼我們這麼重視「分數」跟「學歷」甚至是「履歷」?為什麼有時候這些會淪為「垃圾指標」?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2. 教育的勇氣區,不只知道,更是做到!–報告!這裡沒有校長室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3. 為什麼我們如此學習著?—每個人都該有一間「經驗學校」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4. 吳寶春不能唸EMBA:誰在叫大象去爬樹?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5. 【Wondero】迷失的時代,是什麼組成了我們的恐懼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6. 【Wondero Project】後工業人三大問題之一:產業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7. Propaganda:是誰在左右我們的想法,進一步改寫我們的劇本?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8. 【Wondero】不要成為主義的信徒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9. 為什麼巧克力厚片跟奶酥厚片非得爭殺「誰是第一名」? 臺灣學生習慣的競爭思考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10. 【Wondero Only】『2013社群經理人x策展行銷高峰會』——跟「進擊的愛料理iCook」學習對付成長的大敵:『時間』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11. 【Wondero】「替代性教育」的反省──教育如何可能?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12. 【Wondero】ETC收費站、盧德派、太平天國:再論科技性失業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13. 【Wondero】真的有那麼多資優生嗎?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14. 【Wondero】當我們停止思考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15. 限制有兩種–從「考得好的人有出息、考不好的人是垃圾?」思考… | WO! 世界需要一個驚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928 other follower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